第二支社林成君诗选

2019-02-28 14:36    作者:茂华    

林成君个人展台


水中月
文/林成君

池塘。春草。梦一样的月亮
落在水面上
晃着,晃着就成了莲
她在等一只净瓶
等着
自己便成了观音

20190226凌晨

文/林成君

1.
我有南方的嘉木,以著前世的风雨
以忠贞的站立等你十里长亭
让哭泣的花朵,款款
走出朽坏的红楼
那个天上掉下的女子
让尘世的男女进退失据
左衔旷世美玉
右废乱鬓金钗
就住一片老叶子,让一部长篇小说
泪水盈盈
让栖凤之梧顾影自怜

2.
柳不苟利国家
鹰岂避趋祸福
广东的街上走着前清的风雨
身旁是虎门的软骨
在他的熔炉里淬火
林则徐,在徐图四洲志
使滇吟草,兵农治边,大漠息沙

林生伯渠,红色管家,革命元勋,他的诗侪身十老

林氏三雄铿锵三人,行走于现代史中
育南,育英,育蓉

我仰望的大师,身居语堂,笔挑京华之烟云

宋人林逋梅妻鹤子,他的清浅疏影至今犹存暗香

水泊梁山,仗义是林冲,江湖驰闻望

戊戌林旭,妈祖默娘
民国林森,天国凤祥
明人道乾,拓殖南洋
篮坛书豪,驰誉疆场
……

翻开史书,木秀于林
择木而栖的鸟梳洗一册册的善本孤本
一人即是一字
卷帙浩繁的囧途,双木成林三木为森
比干的后裔啊七窍玲珑
剖心的忠贞里
泥土是根

3.
我们终将繁华,或者枯萎甚至是腐朽
枝叶上的阳光
会刻下生存的痕迹
生而为人,存亦留荫

我钟情一个词,不是缀在独木之后
成是一种祈祷,君是一个高度
将此焊在一起,被诗镀了金
林中赤子,传家诗书
生香的林啊
著青山,名绿水
任爱的汁液
流窜每一条忠孝的根脉

20190225下午——0226晨

春天,夜色如猫
文/林成君

雪的时候,夜色如猫
轻轻潜过来
梦就湿了你的软语

月的时候,夜色如猫
月光翻了
打湿一床待读的书籍

诗的时候,夜色如猫
那爪子挠过来
从腹内挑出灯芯
燃烧自己
又烫着别人

我看见我的时候,夜色如猫
抚我背时,它在前头
吓我脸时,它在后头
远处一团火开着,引我前去
看夜色
我如见着猫的老鼠
小筑一角
躲起来
正是咬文嚼字的时候

20190226夜

雪是春天的名片
文/林成君

雪,是这个时候唯一的名片
倾销自己,也推敲我的耐心
职务为懂事
电话是201902261130

春天一口承认
我是诗的居民
却没给我一张应景的身份证
夜来查我,白得如何
日在看我,黑得可疑
只待月一圆,便铐我,将我拘捕
我一直抗拒
我原本是有罪的啊
湿了那么多的文字
污了别人的眼睛

20190226夜

雪落经房寺
文/林成君

经房寺已无经房,只怕小小的经房容不下
这一层层飘落的经书
守山的塔肿了
被阳光的松针一扎
脓脓水水,黑黑白白向寺址下流

时老岁又少
手抄本在桦树枝上,早被秋风翻入沟壑
胸中,是荨麻无以能解的毒素
此处已别无芳草

沟渠的经书,遇见春,在复活
咩咩地叫
天降的经,又落了一身

诵经人,踽踽独行
又一层经书飘零
肩上自多了几分禅意
之重
让他有了几番趔趄

20190227凌晨

流浪汉
——致家侄鸿
文/林成君

阿语的第一个字母,被竖着抠下来
自卑或者白眼便带走了他颠簸的拐杖
漂泊,或者流浪的一只碗,盛满干净的心

一张路过的脸被鄙夷修葺一新
老屋寡薄的纸上,依然没有他的名字
如林花,如春红
如沉船,如海洋之心

雪泥,鸿爪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这是我至今想着他最好的结局
那个记忆中流浪的词语

或者是一滴衣衫单薄的水
被一场浩大的雨吞噬
要么是一片雪,被层层的冷酷淹没
或者是城市彩砖缝里的一棵草
硬硬的挺着
要么就是,他被一本正经找到,回了原籍
偶尔,他会被故乡的名册记起

想着想着,我心里的血
便从眼眶里挤了出来

20190227晨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