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支社向鸿儒诗选

2019-02-25 18:12    作者:茂华    

爱的诗(五首)


《一》
木头

项鸿儒

你可见过动人的木头?
你可见过这样动人的木头像女人一样
动人地生长着?
像花朵一样枯萎着开放?
像山中的活水一样流过打瞌睡的石头
在树叶的深处/在树根的心部
怀着神秘的柔情
娴静地/彻底地美丽

动人的木头。她带着那么遥远的
羞涩。端坐。思考。渴望
从上面,从四面八方,
轻轻落下来,完美无缺
浅紫的,粉白的,黑头发,红指甲
这是必然使人羞涩的羞涩啊!
以她不安的绪语
用她不经意的手势
叩打我的思想我的神圣
缓缓渗入,却不可抵挡地
藏入那人心深处
纵使时去经年/纵使桃花落尽梅花开
也迟迟不肯/暂收峨眉
与我的灵魂相认!
多么动人的木头啊!你可知道
你是怎样朴素地打动了一个人的嘴唇
你可知道你是怎样动听地温柔了一个人的耳朵?

你可知道你是多么地单纯而又明净?
你可知道你是多么地活泼而又寂静?
动人的木头,我要不舍地追上她
啮咬她的冷淡/拒绝她的拒绝
回答她的否定/否定她的回答

木头/一段动人的木头
一段拥有无边的动人的木头
一段动人的木头/一段拥有
无边的甜蜜的木头曼吟低回
正以她全部的眼睛去爱一个人
去粉碎她那起伏不定的完美

多么动人的木头。木头
最最充满柔情的白色最最彻底的纯净


心事重重
《二》
仅仅流动在藕的孔里,
将来凝聚在荷的蓬中。
重重的心事能装下么,
装下月的圆缺天的阴晴?

纵然是藕断丝也连,
更何况此时花开正盛?
游鱼叼不走的轻盈,
蜻蜓占不尽的风情。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碧荷百顷,仅选一朵入梦。
世上或许有比此荷更美的花,
我心里只有你婷婷临风。

何须千百个莲蓬垂首,
把爱喷洒得满湖翻涌?
只要有一颗莲子贮存心事,
千年之后也再现你的姿容。



诗心不死
《三》
我的心事,我的祷告
上苍已经听到
几千个日夜,无数次重复
天若有耳,茧也磨老


追求是生的使命
希望是梦的灯标
岁月如水,水中撑篙
人生若梦,梦中寻找

一切的人,一切宗教
或普陀众生,或洁身自好
该说该做的过去之后
只剩下无语的祈祷

过分敬神连神都讨厌
那香火熏得他好生烦恼
夜深正待归座休歇
不耐烦谁的木鱼敲了通宵

世界真大,天下真小
一世多烦忧,待撒手才知道
天上星没多,地上花没少
我的眷恋之心,留在诗里蹦跳


疏影横斜
《四》
梅斜水中叫作疏影
爱横心里呼唤何名
心头也有清泉一泓

赏月水面毕竟朦胧
映在心中如日如星
爱你不论春夏秋冬

唱出喉咙方为歌声
憋在心头怎样
胸中有条江河奔腾

心歌如霞簇拥日升
留在心头只给你听
情暖照耀北西南东

写诗不学韩信点兵
诸葛情急才摆空城
诗溢心田阡陌青葱

用情不必痴似尾生
约会之前学会游泳
疏影横斜风情万种


只有你这样知我爱我

《五》

在风雨中我挨过冻饿
在干旱时我熬过焦渴
在大火中我受过烧灼
在洪水里我冲出旋涡


你说我是一颗柳树,不错
可树木有时也感到软弱
在天要崩地欲裂的雷鸣中
曾披头散发惊慌失措

你说我是一条好汉,不错
可好汉有时也觉得惶惑
在时光轻若若羽毛的重压下
我的头发会白背也将驼

有人以为我心如荒漠
有人怀疑我无可奈何
有人断定我难耐寂寞
有人希望我重蹈覆辙


只有你,只有你,只有你呵
才这样知我懂我爱我
在你明净如泉的目光中小坐
我每一个细胞都得到解脱

只有你,只有你,只有你呵
才这样疼我宠我帮我
你用理解的手掌抚我伤痕
我每一分钟都感到快乐

风雨中你为我披上绿蓑
干旱时你为我化作雨落
大火中你为我以身隔热
洪水里你为我撑来小舸
呵,爱人哟
我还能够再说什么


作者简介
項鴻儒,浙江省嵊州人,现居广州,在全国六十多家报刊发诗,小说,散文四百多篇(首)。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