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里沉睡的铁(组诗)

2019-02-09 01:55    作者:白云悠悠liu    



村庄里,沉睡的铁(组诗)


  文/墨痕

*  铁

乌鸦的翅膀。铜
在村庄,宣纸的留白处
飞翔


一场革命,像茂名的涛
让铁器,在起伏的波浪里
倾听,行走的步履


村庄里,铁的意志不再坚强
如佝偻的病人,在墙角
打盹
而衍生的是: 满身的锈
以及在锈的斑驳里
催生的子弹


不再像狮子,雄霸草原
而那些弯下去的脸,依旧逡巡
每一颗麦子,在它的头顶
绽放


一群退伍的军人,如深下去的鸟鸣
而当草,荆刺、土地,再一次施压
不再沉默的是,那些靠在墙边
——直立的铁


*  苞谷架


漏下去的是草,还有腐叶
不再让,瓢虫与鼠
玷污我的清白


站立的姿势,不仅仅是向上托举
而是把混杂其中的稗子,让光
一点一点逼出


像我,浪迹人群
在夜里,正逐渐卸下面具


而斜出框架的米谷,不堪重压
在熟透的秋天里,参杂其中
当又一个春天来临时,不可能
成为,一粒种子


*  哑磨


一个圆
一个有声音的圆
一个在浪里翻滚,却收不回涟漪的圆
它,不是句点


在村庄角落里沉默,暗哑如遗产
而在冬夜,我分明能听到它碾碎谷粒的嚓嚓声
那汁一样滑出的液体,分明是母亲咳嗽时
滴出的血


飞鸟走了,福星村的人,走了
而磨盘,像一尊卧佛


在渐渐凸起的稻香里
以咀嚼谷粟的名义
唱响民谣


* 去拱桥


二叔,就埋在那里
回村的那一日,我特意去桥上走走


拱桥下的水,已所剩无几
荒草连天
一群蚂蚁,在搬运食物


我就是在这座桥上与她分别的
所有的遗产,如一部书
在暂存的一点水里,打开


桥面,已断开许多裂隙
像母亲的皱纹
拱桥老了,却依然像村庄守自己的孩子立在那里
仿佛,钟馗


在鸟向上攀爬与下坠的声线里
用身子扶正,村庄里
走进走出的人们


*  鸟巢


依旧倒挂在那里,枯树,屋檐
可早已,人去楼空


泥巴裹紧的腐叶还在,窗口还在
而不在的是:暮晚里长长婉转的声线
命运有时,来自更深的贫瘠


牛羊打盹儿,在兴旺村,偶尔有几只带病的鸟落在它们肩上
去啄食,牛群身上仅有裸露的药片


我在一棵树下站着,遥望天空
却,再也没有看到成群成群的飞鸟
回旋
犹如我,在村庄
再也没有遇到力壮的农民


* 包装
 

习惯性,经常性的掩盖
强迫,一个圆被挤压得方方正正

真实隐藏,表情换位,血液被包裹
一个从远方回到村子里的人
陌生为过客

揭不开的虚荣,原始并非原始
朴素,搁浅在一株草的光耀里

像笼中鸟,一生也飞不出竹韧一样
包装的人,一辈子只能住在一顶瓷器里
见不到雪



*暗器


哲学的反衬物,刀光里锈的折射
草尖上一滴露的跳跃,昙花一指

迂回吗,有些归属物已桶破
远处的山峰

告白,只是一些附属的言辞
藏在香气里的静,折回到体内

一条通向慈悲的路,在一盏杯里
卷曲


*钟声

响与不响,小僧依然敲着木鱼
大殿里的烟火,冲破屋顶上的云

燃五柱,三柱,甚至一柱
只是途中的命题,占卜
卷起行走人的膜拜

跪下去,膝盖与石板对接
众生一势,而分辨的是,从钟声里飞出的一只鸟雀
早已熟知这种姿势

我来与不来,香火依旧
放下与拾起
寺庙里的钟声,依旧



*影子


被光,拉长的整个身体
竟然比我,还紧紧地贴近土地

直立的姿势倒下去,我的另一个我
高出我数倍
这让我想起先辈们的纪念碑
在另一个我的影子里
迅速复活

无论仰视或者躺下去
我真实的肉身下面,都是影子先我
悄悄地爬进土壤,贴近先民

并在第一时间,阅读
他们黑下去的骨头



*青果


青果没有成熟,萎缩在秋风中
并不是果子吃不到光和水,而是靠近它的兄弟太多
够不到母乳

在魏国大殿
曹植左走七步,右走七步
在挤压的江山里,最终
难逃一死

高举火把的果子,充满危险
像屠夫
而面色苍白的青果,像医治的病人
有些刀,正慢慢靠近

我从一座山上下来,心里想
自己,要不要
只做一枚青果?



*囚水


用一条坝,一堆石头
组成一个容器
让水,平静下来
我是一尾鱼,住了进去

逃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的唱腔,水的呜咽
一波固定流动的形态,托举着晨昏
像我的脚,一点一点陷下去

自命不凡的水草,没有像一根稻草
当干旱来临,打坐念经的鱼
已游不去,更远的水域
多像我的兄弟,在天坑里
抱着我哭



【凤凰诗人】祁艳忠,男,笔名墨痕 。70后,黑龙江人。凤凰诗社第三支社社长。诗作散见《诗选刊》,《山东诗人》,《诗潮》,《人民日报》,《青年文学家》,《世界日报》等,有部分作品获奖。齐齐哈尔市作协会员 。


34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