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月专辑】掠过耳垂的风 多年以后 俯身 长河 水滴

2019-01-28 10:30    作者:乐海沙雪寅    

   

   【美读多年以后,完整的大自然,丰盈的时光,于仓促中碎了,如飘雪,落了,化了。重入林川,雪铺满了一条路,深入心底,触动了大地,青稞青芒,百草,桑田,埋葬于翰海,泪化成的咸度,够苦。天空坠落的影子,循昌盛的踪迹,风声鹤唳,沙尘与飞鸟相守。多年以后,梦姹紫嫣红,青山绿水,行走其间的情怀。

      马啼声碎,落红霞彩斑斓,长河水波粼粼,马啸声嘶,长河咆哮,淹没不了历史的奔腾和辗转,涓涓溪水清如底,铭刻历史痕迹于心底。蓝,深邃,如天一色,目视或倾诉,长河的源头,看砾石的深情一掬,青芒是青稞的勇气突破,走近长河,亲近大地,生命如初。

      不说隆冬的凌厉,只望冰的心,雪的情,企盼阳光,红色的,紫色的,更爱橙色的,裹紧炊烟,倦鸟,掠过天际身影,是夜,雪飘过窗的光,擦亮了夜的黑,飘,大雪纷飞。

      水滴,极柔软,却不放弃硬度,与石头合谋凿穿心底的秘密,泪滴,从冷硬的岩石底下,以千百倍的压力,涌动。水滴如何形象地说明,雨,雪,冰,河,湖海,依旧是水滴,与季节,与太阳,与月亮,与万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流出,流过,沉淀岁月,独不沉淀自己,如泪理没在痛苦里,释放,不束缚。

      风过耳垂,诉说人间道途,暗淡的灯光照亮回家的路,不一样的光折射不同的心境,与冰河相隔甚远,却靠近故乡的大河,波浪里滚动童年的欢乐,夜会收复残阳,还有炊烟,马啼声渐远渐近,冷冽的寒风懂得草的萧条和它们坚锐的啸声,追赶草原,追逐牧群,追寻雪。醒来,雪飞扬,风瑟瑟,伊人立窗前,默……



美读者:乐海沙雪寅)




辑:乐海沙雪寅

人:丰月

本期推送:西北诗社社长青春




多年之后

文/丰月


由黑而白,多年之后

我把充盈的走成空白

把完整的时光切割成碎片

 

是的,多年之后

我用一座碑记住岁月的磷火

忽闪忽闪,在人间的迷途

导引魅影之舞

而谁又会炫酷如风

轻悄悄穿过落雪的林川

 

或者,多年之后

大地失去青稞麦芒,百草清香

桑田却成瀚海

滴滴泪水化为沙粒,抑或盐晶

天空打开另一面镜子

蔚蓝遁迹于亘古洪荒

 

多年之后,我手擎空白

失陷于浩瀚天宇茫茫苍苍

灰尘悬垂于时空的唏嘘由谁聆听


 


长河

文/丰月


我不说落日,只提踏碎冰河的马蹄

穿越历史梦境,哒哒,哒哒

在我的耳边,金戈铁马,喋血疆场

用枯骨腐肉喂肥这片贫瘠的土地

用紫血泣泪涎出一条条清澈溪流

举杯,在长河的源头

和那些草芥唠嗑,和洄游之鱼对语

 

不说撕杀、牺牲,只提鹤舞的青海

此刻,安静于深邃之蔚蓝

祥和于百千圣湖的宁寂

用冰峰雪色滋润这片干渴的土地

用草根砾石掬住一滴滴晶莹之水

举杯,在长河的源头

抽出青稞的青芒,刺穿英雄的谎言


 


俯身

文/丰月


隆冬,贴紧你的胸膛

谛听地心的脉动

把那些冰凉的心事抛之脑后

用惟一的血点燃火焰

用红色的,或者紫色的阳光

裹紧炊烟、倦鸟的掠影

是的,夜晚来临之前

我已听到轰隆隆的雷声

在大地的宫腔内蠕动、迫不急待

是的,大雪纷飞之前

我已看到云层中的滂沱

以一粒水的晶体划出窗口的闪电



水滴

文/丰月


这柔软中惟一的硬度

和凿穿的石头浑为一体

却一点一滴挤出岩石的泪水

从如铁的冷硬中抽出

一泉,一溪

我们习惯地把它叫做源头

习惯地把水分解成多个名称

雨、雪、冰,河、湖、海

柔软的,或坚硬的具象

多么像我们的肉体和骨头

爱时,我们用心头的肉呓语

恨时,我们用骨刺的尖锐

悲伤时,却只有如滴水的泪

里面蕴含着岁月的盐




掠过耳垂的风

文/丰月


今夜,只有掠过耳垂的风

让我感知,我还行走在人间道途

彳亍于这些暗淡的灯光

不想月白风清,只想匆匆回家

扑向灯火的温暖

 

今夜,只有掠过耳垂的风

遮蔽远方的死讯和别离

或者是冰河之岸数九的童音

而我不由地想起故乡的大河

是如何收紧了残阳和炊烟

静默,守望梦中踏碎冰河的马蹄

 

是的,今夜只有掠过耳垂的风

擦伤久违的冷冽和痛感

让我发出芨芨草坚锐的啸声

呼唤走失的牧群和一大片草原

回归,醒来,看雪最后的舞蹈





    丰月,本名,尹炳青,青海贵南人。诗坛归者,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在省内外纸媒陆续发表诗作多篇,有诗作入选《茶卡盐湖之恋》等多种选本。

8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