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Z023】汪寻洲诗歌

2019-01-05 12:53    作者:汪寻洲    




HDZ023汪寻洲诗歌

 

思旅

/汪寻洲

 

沉默透明的空气

白色物体独坐在远处的断桥上。

如此透明,又如此柔和,

是空间的透明,演绎着一曲无声的交响乐。

天空那静止不动又仿佛实体的光芒抚慰

草丛的成长。

 

忧伤又欢乐的小东西,在期盼中间

在同一拥抱中做着同一个梦,

乞讨的短暂时光,片刻就厌腻了自己

而在童话式的冒险中,被吸收的创造力在潜意识的泥沼中,

深深地沉睡在每一个角落,

是通往那神话的路径,

远古而又寒冷的词语在我耳旁

窃窃私语:我们何处挖掘出

白昼交替所唱的赞歌?

时间在触手可及的旅途上,曲折,

渐渐分散,最终何方,谁也不得而知。

随着思维的上下游移

精神也展开自己的羽衣,

除了静止的血液,再也没有什么人

可目睹这即将开始又宣告结束的

虚无之处。

 

我关闭着自己并且没有找到

那瞬间的出口,

害怕,挣扎着

我在这里

掷于我的脚跟,

抚摸自己

看着当下与之前的自己。

外面,在那被遗弃的天地间

一只蚂蚱昂头对着

陌生的夜晚狂怒,

我是否在那里,还是曾经那就是我?

 

现实是一块沉重的帷幕,其背后

依旧继续的气息中,我听见

某个脚步声所发出的音符,

那代表灰烬原初的伪装,悄无声息

吞没人们的感官神经,使人眩晕的同时

也触摸那梦境的两端。

两旁清晰可见的条纹在

指引那游离者的神情,

淡淡的理性如同阳光中呼吸的墙

反射出怪异的脸孔,

瞧!它们在那里,在某棵人形树下捉迷藏,愉快地在小溪边沐浴或饮水,

然而却是不存在的人被嫉妒、憎恨及迷茫所食。

那已磨损的现实之镜,

对岁月来说一无所言。

短暂的剥离,两道交叉点在

所感知的世界尽头上,在孤独

凝固空洞的眼眸中

它们如同人生的火山口,

向我诉说,同样带着一条

暗中的河流那样,

在黎明到来之前

一种无垠辽阔的地平线,

悄然升起一抹像吐沫似的彩虹,

迂回而行,从高空

从容不迫地坠入被覆盖

岩石的统治中。

展开的景象,它们是一个

明灿的避难所。

在未来众多选择中间

一条旅程线,那是命中注定的

路标之所在,形同深谷中唯一开放的

紫罗兰那样敬畏或忠诚。

 

有人吮吸着天国墓园,在管理者

手中留下灾变的萌芽,感叹之声,沉默。

一声巨响的束缚,我们在瞬间的

空间中漫步,无数英灵在战争中

停留业已悲彻的脚步,在游荡间

愿望被世纪之门阻隔

那里没有怜悯,也没有任何人

在等待归来,只有不朽。

一个少女赤裸站立在无声世界,

那是被寂寞代替的花园,在一个

方阵的庭院里,所有呼唤与结果的孤立野兽们的智慧共同创造另一个灵魂。

好让少年在她殡仪馆前

作最后一次摸抚,

来世歌唱的喉咙已在冥府探追

至下一处子宫。

 

在某个相似的夜晚,一个自称是

精灵的女孩向我流露出

羞涩的眼眸与仿佛是红海的脸庞。

临街拐角连接着星宿的密语,

我想,今夜是最初之夜

两个不同种族的男女的拥抱

使世界诞生在重逢的幸运中,

那些游弋在沉默中间

短暂又被淡忘的单纯情感,

永恒地止停在时辰的主人手上。

 

夺取她那滚动并跳跃的纯真,

无形的花

在痛楚与渴望的黄昏中摇曳,

即将坠时升至天宇的圣者。

那形态如构成星辰般坚硬的钻石,

带着一种初醒的身躯,在她之中

在我之外,永恒的图景,那是

传承的元素被无数次磨练的思想带入

另一次死亡过后的景象。

 

这时,我想静静地退却,乘这意象

逗留在脑际。但我却不能;

时刻在许多次的回合中分散了自己,

我坠入自身,向那永不安宁的斗争

瞥去一种实际不存在的淡然目光。

骨骼间来回行走的忧伤之火,

那喷涌出血液的纸屑,

一双被燃烧的手中静静地躺着已

收集完成的碎片,这是众多

欲求观察的统一展示。

 

一条固执而重复的伤疤,

其中的点滴

与狂乱同自身一起持续了

不计其数的徒劳之夜。

当失去的黑夜不得不与自己剥离

以新的姿态伸向每个自我中,

就像语言陷入难以描绘的轨迹:

不可逾越的词语在前一秒已完成

那初生的使命,荒芜的塔楼上

演绎的盲人,却如同波浪的魄力

般洞悉着每一次对死亡的抗争。

那难以忘却的痕迹,

于是最终转向我

你可能看见,

那些以智慧的形象呈现的尤物,

在此合聚

又消散。

157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