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老街》(外三首) 作者:Kailey/静月

2018-06-04 20:53    作者:Kailey/静月    




《昆明老街》(外三首)

作者:Kailey/静月

 

那些被人遗忘的东西从箱底浮出来

自动列队,嘴角微微上扬

太阳从钟摆上划过

———在青石板的街道上打光

旅人在拍照、接吻、吃冰激凌

 

这个春末夏初的清晨,雨季还未到来

我以旁观者的方式注目老街的美

——带着孩子和家人

许多店铺还锁着大门

像多年前的含苞待放,像多年后的欲语还休

 

老街的腔调是所有远乡人臆想的忧伤

在每一座城市里固执地守着一沓明信片

可是烟囱空置,再无夕阳里袅袅升起的炊烟

老街,某些温暖的片段

——-正被游客尽量拉伸的焦距越推远

 

路过的人来了又走

茶香与米线捂热午时三刻的肠胃

却抚慰不了一只哭着飞走的气球

———我们能带着走的终归有限

折叠起来的时光里有相视一笑

还有飘在雕花窗上的绣帘


《单行道》

作者:Kailey/静月

 

路很多

要抵达的地方其实相同

是脚步,是步伐踩碎的

高高低低的影子

那个方向,我们身不由己去往的

是规则,是车轮所运载的

无奈和脆弱

 

我走的单行道是泪水

是季风走过以后

梧桐树顶呜咽的枯枝

你走的单行道是琴键按下的奏鸣

那纷纷飞扬的白鸽

它们被面包屑的麦香所击落

 

单行道是分界点

它是喧嚣世界的门槛

他提供某些可能,比如

某些奢侈的东西——

我们所需要的片刻安定

他限制某些可能,比如

不能用金钱去交易的——

后悔和逆行

 

在管状的单行道上情绪起伏不能太大

我的血液屏住呼吸

在洪流里高速运行

我听见钟楼把时间又一次溺毙于人海

雨滴拍打着窗户,我看见

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一样苍白

是那种伤过痛过后才有的颜色

 

我虚拟世界吸纳于某颗行星上

对,小王子和他的玫瑰就住那里

我们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这唯一的方向从虚无处出发

再去到虚无的地方

从此以后,我们都不必担心会迷路

无论这一路会怎样行差踏错


《调色板》

作者:Kailey/静月

 

色彩们发芽后,被好奇心驱动

在不由自主中无序地生长

像雨季来临前的草木与花瓣

唯有种花人深谙黎明与黄昏的分界线

 

钢琴曲刚好,站在不远不近的角落

光线被云层过滤后

适合坐下来驱动画笔作指南针

定位一下清晨6点左右的心情

 

琐碎的生活无关鸿鹄之志

也无关百年之后的缅怀

可是现在,此刻

调色板握着花束轻轻叩击初夏之门



《自助餐》

作者:Kailey/静月

 

绿色的座椅满载阳光向人群靠拢

热带鱼静坐在岸上、酒水、糕点、切好的果实蓄势待发

笑容漂浮于容颜之外

围墙在内心打坐

 

欢宴开席,胃口便呈现于他人眼前

亦窥睨到他人的欲望

碗盆叮当,又一缕时光被咀嚼殆尽

觥筹交错里,酒精养大的唯有寂寞

 

海风入怀,把视线的帆鼓得酸胀

酸甜苦辣咸,人生所有的期许逼仄在舌尖上

盘盏的仪式落幕后,沉默是基本的道德

 

时间会帮你攒够失望、说谎的勇气和借口

并告诉你不用谢

饮一杯清水

放低窗帘

花香鸟语入梦来

 



 (许暾  选录)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