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入围墨德轩杯十二月诗赛】

2017-12-25 14:29    作者:子麦    



凤凰诗社总编室马建利选送

 

旗袍

/子麦

 

旧时光,一剪刀下去

眼花花,一匹布的理由十分充足

那年触到热点,前凸后翘的腰身

乡下的私塾先生戴一幅老光眼镜

嘴巴张开,笑咪咪,惊叹上海女人

 

小处着眼大世界,落脚之点

紫檀木香润华年。内心的地盘

高跟鞋倾斜半天,丝袜不露破绽

尺咫天涯精挑细剪,挑剔男人的眼神

水洗三分,对镜贴花虚托贞洁与名声

贵妃出浴薄染唇,自古富贵撑过岭

柳叶眉下锁凡尘,一丝一束裏情深

冷暖有度。青花瓷割裂伤痕

裁剪师无处下手,黑白搭配看不够

进一步若显清高,退三分恰到火候

 

水做的女人,风摆柳,十里春风

拦不住妩媚与娇羞。琵琶掩面藏深闺

摆正八字上街头,撑一把油纸伞

旧旗袍暗恋沉香,挺胸,收腹

前有古人后有风口,立于山水之间

一句台词打下半壁江山,疏通潮流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