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处的痛【入围墨德轩杯十二月诗赛】

2017-12-18 11:52    作者:风清扬    



凤凰诗社总编室马建利选送

 

低处的痛

文/风清扬

 

我登上大别山西南麓的最高峰

远处的村庄异常安静

土地已交出所有的果实

秋风在哭泣

从青禾到结穗,满脸泪水

没有几个人能听懂这样的哽咽

 

父亲是唯一能在这山坡上

一坐就是一天的人

他的羊群和他一样

一生都未走出牧羊鞭甩出的弧线

 

越来越多的人

都退向远方,包括我

父亲走了,村庄就低下几分

羊群走了,村庄又低下几分

 

没有年轮的茅草疯长

村庄越来越小

 

6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