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磨刀【入围墨德轩杯八月诗赛】

2017-08-10 08:46    作者:老刀客朱鸿宾    






最后一次磨刀(系列组诗)
作者:老刀客朱鸿宾




刀,不见出鞘
削铁如泥,没有人见过
刀藏在刀鞘里
鼾声如雷,是醉酒后的刀客
夜行八百,刀从不落空
江湖传说而已
昨夜,是谁醉卧杏花酒家
众目睽睽之下
猛然亮出背后的刀
一阵狂风,人没了踪影
城外的望圣山
拦腰齐刷刷断开





午夜,河流睡去
越来越清醒的刀客
没有刀作枕头,梦里的火
烧灼他,彻夜难眠
一把刀再老再钝
也是刀客的魂
刀在 胆在 心跳在
没有刀,怎能杀死遍地秋风

折一支支闪电,铸刀
心里的铁,可否承受天火
不会断裂的合金
眨眼跨越千山
一把刀要消耗多少回雷声
醒着,不敢合眼




战书已下
刀,还在炉火中
尚未成型
淬火,锻打,星夜兼程
刀客一夜熬白头发

刀,火里来水里去
人,愁里来醉里去
一把断刀,能不能斩断噩梦
一大碗烈酒,送他跃上战马

喊杀声,风卷残云
淹没山峦





刀刃恋上火星
一整夜,劈一块石头

狼来了,他试一把刀的狠
刀不老,心就锋利如初
夜夜醒着
骨节嘎嘎作响


刀,举过头顶
壶口瀑布倾倒浊酒
沉醉浪子
枣红马以奔跑的火
冲撞伤口
出发,出发
趁着夜雾绝尘而去


诗意孤旅


刀客站着
是大漠孤烟
倒下就是长河落日

黑夜压下来,一把刀
挑开一道雷电
刀光闪过,落雨落雪
洒一地月亮的碎片

孤独吗
霜刀在,铁马在,老酒在
一个人的兵团
行走在
大雁书写着人字的天空
心不老,人不老
目光闪烁,刀锋凛冽



路过春天

鸟儿唱着山歌,醉他
多少个春天从身边经过
只在今天,回到童年

多想手里的刀
只用来切水果或割草
在房前屋后种几亩桃花
长大后做个木匠
游走在山花与草虫的合唱里
饿了 抓一把云彩

铁血的江湖
容不得风花雪月和乡愁
浑身上下用冰裹起来
热气腾腾的刀
斩断一声声执拗的鸟鸣
荡漾的春心



秋风又起


老刀在秋风里断裂
熔化一片月亮
重新打磨

刀在
斩断秋风的胆就在
可一到中秋
刀刃竟比流水柔软
血管里奔跑泪流
目光苍凉

当一轮满月穿心而起
悲壮的勇士
被云彩捎来的一声呼唤
惊出一身冷汗
刀断就断了吧
胯下赤兔,足以追杀乡愁



麦子熟了

经过一片麦地
他下马,长跪不起

麦子熟了,没人收割
爷爷曾在大日头的地里
扔下一把镰刀走了
爹爹饮一大碗混浊的黄河
他流不出的泪

手起刀落
砍倒刺眼的一片麦芒
又捡起一大把
揣入行囊
赶紧离开,否则
会被这火海烧伤





年纪空长一岁
离家,又远了八千里

一捧泥土揣在怀里
生根发芽,长满相思野草
老刀钝了 也懒得打磨
爆竹在心里炸开
夜空万家灯火,唯独
看不见娘点燃的那一盏

人在旅途,年在故土
在夜夜翻卷梦的黄土塬上
一棵树在责备他,
一株蒿草扎入充血的眼睛

没一片干净的月光擦泪
用一壶老酒
灌醉夕阳





黄昏举起的刀
还没落下,已扎破一颗老泪

伤痛挤压心脏,吐一地落霞
想回到草原
一个归字如此潦草
灵魂在风沙里痉挛
杀死过黑夜和秋风的老刀
这一刻 怕了

颤栗中,刀背狠狠砍向
一声崩溃的嘶喊
发生金属的断裂
大地的眼角
滚落一湾月牙泉





认五岳为父
拜江河为母
老刀和黑马是骨肉兄弟
酒,最贴心的情人

河水经过深秋
已打磨出入骨的冷
在岸边,他痛饮一夜涛声
一浪一浪
烈马扬鬃

热血为墨,刀尖为笔
大河的宣纸上驰骋一篇祭文
一生喝下的酒
都在这一刻燃烧






倒在自身的火海里 
一个人,融化冬天的冰雪

大半生金戈铁马
伤过,死过,不曾窝囊倒下
火,烧弯了钢刀
烧焦一颗不服输的心
喊声送入云端
头发漂白黑夜

火,到处是火
娘点起的灶火,打铁的炉火
血燃的怒火
以龙卷风的气势压来
他大笑,又痛哭
在无法预知的大火里
死去活来





今夜醉一回

醉一回,就在今夜
黑马是酒
醉在日行千里的风中
老刀是酒
醉在斩断一条河流的奔腾
一头白发也是酒
醉去恩怨情仇


今夜,灌醉刀客的
是风沙大漠,如血残阳
是一个人天涯孤旅
与死神的一次次擦肩而过
醉了,只有酒
能让刀客的心
春风荡漾,柔软无骨




一滴老泪

第一次落泪
是在一个人的午后
心底那一点苍茫
逐渐被晚风放大到不可收拾
老刀,软化于声声雁叫
老马见风淌泪


刀已多余,马也是
酒,一口喝干
今夜他走进一团烈火
伤口一枚枚解开
望月,就是扑进娘的怀里
任铁硬的心,融化
眼角那一滴老泪
弹落月光
驿站外 箫声落了一地







雨从梦里来,淋湿清晨
浓雾在心里散步
胡须长了
一片夜色赖着不走

一个恶梦被心跳唤醒
窗外的马,长成一棵枣树
枕边的刀
流淌一条急性子的河水

他不想走了,关山万重
都在昨夜坍塌
心被放生
在夜晚吻一枝月桂


晚景的假设


刀和马,暂时归他
连命也是
等老了,去海边盖一所房子
劈柴生火
耕地,种三亩桃花
梅妻鹤子
养一条狗 满院子鸡鸭
借一条木船
到海上,打捞一天晚霞

一个人的晚年,何其潇洒
敌人又兵临城下
不得不提刀上马





一场雷阵雨,驱赶刀客
躲进一座小庙
不能带刀
脚步必须轻柔

这是祖母的佛堂
一时间,他觉得好累
冷清香火,点燃灶台炊烟
木鱼细数
纺车声里的叹息
强悍的心松软下来
刀客以鼾声
应战,外面的叫阵






今夜月色正好
刀客蘸着心跳磨刀
刀已卷刃,枣红马失眠
粮草均无,刀伤却在燃烧
酒,不够一碗
胸膛里热血尚有不少
月光的泪,擦也擦不掉
砂石坚硬的时间,一寸寸在减少
刀在哭,他知道







黑夜里以酒祭刀
一碗又一碗
浓于黄河水的北方烧
一点就着火

酒是好东西
一醉就回到故乡的麦场
刀早就钝了
山月开刃 井水抛光
日行千里的黑马,也老了
草料无多,涛声正好解渴

一封家书揣在行囊
不停催促脚步,快点再快点
半生漂泊,父母均已老迈
晚风在左,月影在右
归心比飞刀更锋利 刀刀见血
儿子已长大成人
不认识爹,但认识背后这把刀




在一棵老树下,葬刀
大半生江湖行走,他累了

华山,武当横刀立马
天山那一战输的莫名其妙
刀在鞘内竟拔不出
一世英名,落花流水
就此,刀客埋藏于深山
一间草棚夜夜呵护一星灯火

刀,恋上砍柴
战马,向流汗的土地回归
挂在月下的刀
梦里嘶吼出刀光剑影
埋了也许心静
无非立一座坟,派槐树看着





刀客年青过
老在一把刀断了之后
之前他爱过师妹,一个寡妇
刀断,心也断了
刀鞘里潦草塞满一腔怨愤
天底下最出名的匠人
居然经不起推敲

多好的刀,轻吹断发
刃薄如一片柳叶
而它断了,有勇士的决绝
不要问他,刀为何总不出鞘
决堤的苍凉
谁能拦得住




刀客的老


老刀长出牙齿
而刀客掉光牙齿
收拾起传说中的年少轻狂
老刀,是最称手的拐杖

酒,戒了
马放南山
那个曾睡过几夜的寡妇
已嫁作人妻,且风韵全无
人越老,心越空空荡荡
可以容纳一万匹烈马
上山去,最好是水泊梁山
刀上的牙齿就是入伙的文书
叩打山门,我来也


刀客情史



二十岁爱上一个青楼女子
三十岁娶了城里的寡妇
四十岁那年妻子难产
五十岁,没娘的儿子夭折

年过半百,刀客重出江湖
磨快生锈的老刀
再读一遍水火往事
劈一块石头,刃口还好
马老了,不堪重用

有大风足矣
刀舞动起来,星辰摇落
一日千里,追赶丢失的岁月
纵然如烟,总有些痛在那里
等待故人归来





眼里只容得下刀和马

二十岁那年冬天 他一刀
斩断了一缕情丝 
心底暗结一块伤疤
一到雪天,痛就落下来
砸在心上,一个深坑


苦寒的梅,在雪舞里重生
只能看一眼
心扛不起点点猩红
扎在胸口
一口鲜血撞开喉咙






贴着云彩飞
刀是飞刀,马是飞马,刀客是飞人

天天行云流水,只一个日子
他从空中掉下来
儿子的生日,娘的祭日
他是娘的克星,爹的逆子
被剪去翅膀的一天
打雷,下雨,阴云密布
一道道闪电划开伤口

最亲的人,都在天上飞
近在咫尺却不可触及
总有一天,他会被一场雪崩
带走,去赴前生的
一次约会
将欠了一辈子的泪水
一滴不剩还给爹娘




他喊娘的那个女人走了
刀客一夜间
读懂了江湖的虚空

从云端坠落下来
刀化为泪水
日夜从小山村前流过
马,驮起一块石碑
那是炭化的心

大半辈子厮守一声声杀喊
余生交给一捧黄土
雨,好大一场雨
舀干银河的积蓄 落下来
他仰起脸
酣畅淋漓的箭
射穿一个铁人的前胸后背
被凌迟一回
老天爷会不会原谅自己






当年骑走的马
已埋在远方的山上
刀还在,以伤痕纹身

故乡陷落在夕阳里
迎他回家 只有父母的坟
惯于喷火的眼
对泪早已陌生
可恼的风,射出一支毒箭
痛,且不可医治
侵蚀余生






年轻时,刀客爱刀
一把秋风,明月千里
老了,他爱上了酒
一壶黄河水,浊浪滔天
醉一回,重回江湖神游
刀光剑影,不老的是传说
那时还痴迷于马
烈性子的最好
现在恋上了马头琴
在一曲苍凉里,放进去
少许片段
太多了会压断琴弦





试一试刀锋,彻骨寒冷
祖上唯一的遗产
家贫,因一把刀而厚重
月光冷凝刃间
吻过火,吻过血,吻过死神

流水声里,刀客感到冷
落花坠满山坡
过不了多久,会落一场雪
最终以一个归字
插入山间




一个响头撞碎一块石碑
刀客在一座空坟前
祭奠一把刀
那是父亲烈焰燃烧后
唯一的遗产


不会生锈的一道闪电
他收藏在伤口里
以随时唤醒痛
收藏在一大碗比热血
更浓烈的老酒里

压住心跳,压住泪
压住黑夜放纵奔流
一把老刀的寒光与冷风





娘死了
爱过的女人也死了
江湖已老
刀伤点燃的仇恨也已愈合
落叶归根,一个逆子
归去,他怕
没有一寸野草愿意收留
身体里装满酒
压住一把刀
切开一座山,拦住一条河水
回家的路
要用前额丈量
村外的小庙香火冷了多年
正等一位僧人





老刀被一盏青灯点化为
一片月色
黑马在疲惫的梦里咀嚼
窗外那一地落雪

红尘倒戈,入定于禅堂
木鱼与香火
是疗伤最好的白药
老刀客,打遍五岳的王
借一座小庙安放困顿的心

饮下的酒,倾吐一条小河
摘下前胸后背的刀疤
贴在夜空
星光灿烂,佛乐醉心
这刀枪打不开的世外桃源
只需一心的静
即可
穿墙而至



刀客之死

砍掉一杆膏药旗之后
被挖心
行刑那天有小雨
刺刀聚集来一大群羔羊
刀客没有了心
眼睛却睁着,喷出血
他使惯的老刀
握在敌人手里
他大笑,倒在自己的刀下

都说刀客是条汉子
可他死了
过了些时日人们就忘了
活着那么难
顾不上回忆,况且是个浪子

据说留下一个遗腹子
吻过他心的刀
没有生锈,还在儿子手里



遗腹子

没见过爹,有爹的野性
娘说
爹死在很远的山外
他不信
一个刀客怎会死掉

十二岁,他独自下山
十八岁,回来給娘上坟
一个迷,两个痛
他跪在一堆黄土前,哭累了风

没爹没娘的孤儿
成了一棵草
吻野火吻秋风吻不到娘的责备
娘躲到地下去了
他要找到爹,不管多远
揪回来 陪娘




刀客的女人

一把刀 一匹马
塞满刀客的心
婆姨,只是一盏孤灯

家,留不住狂野的灵魂
她只盼男人的老
老了,回来担水劈柴
养一群鸡狗
清晨,用温存的目光
唤醒贪睡的喜鹊

日夜与光阴作战
老,遥远在山那边
刀客,在刀丛里入梦
向火焰泼洒热血

剪刀上,涂抹一点砒霜
一封血书
正等一场大火祭奠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