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外三首

2017-05-11 14:41    作者:项美静【台湾】    





项美静诗歌


[] 外三首


<領帶之吻>



當領帶吻上脖子
死亡頓時華麗起來

男人呀男人
你親手將自己,勒死
在虛榮的絞形架下

<鞋之吻>

當高跟鞋吻上腳踝
男人在她面前頓矮三分

昂首五分埔的巷道,如
挺胸在紅地毯
女人的驕傲,重心不穩

<蚊之吻>

你的口
勿老在我耳邊唸唸有詞
不如,乾脆
在我胸口拚你老命吮吸
用你的唇印
烙上紅字

<在一个平常的晌午看风景>


/项美静

冬日的太陽最宜晾晒
腊肉
連同發潮的日子

一根肋骨
一張豬臉譜
蹄子,大腿,肥臀

風乾的腌肉長出如霜的鹽花
滲出的水珠懸而未滴
在陽光下閃著血色

行脚擱淺在福爾摩莎
流浪的手牽著江南綿密細雨
打傘下走過

七零八落的影子吊在竹竿上
对著看風景的人,喊



<雪冷凍了欲望>


項美靜

冰棱懸掛的屋檐
一支支闪着寒光的剑
剌向夜的心臟

壁虎得意地甩着尾巴
剛啄食的一只蚊蟲
還在腹中蠕動


雪,冷凍了欲望
解開衣襟
心思從第二個鈕扣竄出

當你的手穿過我的夢
風不再嗚咽
唯,落雪聲深
2017.01.06


<在一个平常的晌午看风景>


/项美静

冬日的太陽最宜晾晒
腊肉
連同發潮的日子

一根肋骨
一張豬臉譜
蹄子,大腿,肥臀

風乾的腌肉長出如霜的鹽花
滲出的水珠懸而未滴
在陽光下閃著血色

行脚擱淺在福爾摩莎
流浪的手牽著江南綿密細雨
打傘下走過

七零八落的影子吊在竹竿上
对著看風景的人,喊



<雪冷凍了欲望>


項美靜

冰棱懸掛的屋檐
一支支闪着寒光的剑
剌向夜的心臟

壁虎得意地甩着尾巴
剛啄食的一只蚊蟲
還在腹中蠕動


雪,冷凍了欲望
解開衣襟
心思從第二個鈕扣竄出

當你的手穿過我的夢
風不再嗚咽
唯,落雪聲深
2017.01.06


<桃花劫>

老漢在井台舀水
想到那如水的女子,濕濕的
便濕了眼眶

受不了村里人的唾沫星子
那年,她投了井
將蜚短和流長一起沉入井底

她走的時候
正是桃花紛飛的季節
而今,這叫桃紅的女子紅在了他的淚里

無花果在風中紋絲不動
樹葉不動,井水不動
老漢也懶得動

快清明了
桃紅墳頭的桃花又開了吧
舀水的老漢,濕濕的便濕了眼眶
2017.03.11


<又聞白果香>

杏葉黄了,銀杏熟了
老漢笨拙的手剥著白果
就像那年不安分的手
剥開她旗袍上的那粒葡萄扣

咬開果殼
果肉在舌齿間溢出香甜
老漢笑了,笑容有幾分得意
就像一只抓住小鼠的老貓
品嚐着獵獲的味道
2016.11.23


<.>

再抽就跟你断交!

她笑着,缓缓划了根火柴
烈火一下子燃着了干柴

他说:最后一根,再抽和你斷交!

她想他的時候就划着火柴
他想她的時候就點一根煙

其實,他覺得她抽煙的姿勢很美
2016.11.22



項美靜,出生杭州,浙江湖州人。
2001
年迄今為止長期居留臺北。
學歷:漢語言文學專科畢業。

现任 凤凰诗社亚洲总社 常务副社长

作品常見台灣以及中國大陸、菲律賓、美國、越南、新加坡等詩刊雜誌。

著有詩集《與文字談一場戀愛》(台灣新世紀出版社發行)


原創首發小詩三首

文/項美靜


<局外人>


被北風撕裂的冬甚是肅殺

枯枝走筆,在雪地

圍一棋盤


執黑先行

旁觀的烏鴉聽了

亳不遲疑,便把自己落成一子

2017.01.30


<酒宴>


春風的筆

在臉上寫着得意


觥籌交錯

一些恭維,來不及消化

便都進了下水道

2017.05.04


<登黃鶴樓>


我來遲了

你已將筆擱下


二江匯流,白雲悠悠

倚亭臺,墨跡猶在


四月,詩意的季節

一支走動的筆從江南到江北

歇腳在黃鶴樓

2017.04.20于漢陽

4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