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德轩】春季诗赛提名奖候选人名单及作品【4】

2017-04-26 14:54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墨德轩】春季诗赛提名奖候选人名单及作品

(第四组)




【墨德轩杯】元月诗赛朗无邪入围作品展示

2017-01-23 11:42    作者:朗无邪    

 

 

 

“御坛一品杯”全球华语诗歌大赛投稿

 

 

 

作者简介:笔名:朗无邪;姓名:孟琪斌;籍贯:山西省洪洞县人;现居临汾市;心理学专科毕业,汉语言文学本科自考进行中。

自由撰稿人。以单书号形式已出版两本书,分别为《迦陵录》跟《初心默许的日子》。

 

 

参赛作品共五首,分别为:《时光的温度& #8226;十四行》、《邂逅七语》、《致我的非洲茉莉》《梦的偶然》、《梦乡》。

 

 

其一:

 

《时光的温度·十四行》

 

青云在默许中绚姿,

冷峻的碧心挹起微笑;

篱笆掩映着沉睡的面容,

你在破碎虚空里泪流满面。

 

沙漠在蝴蝶的梦里延续,

歌声与风在旋舞中共鸣;

草木在风中打着激灵,

微风吹落了栅栏上的衣裳。

 

凄绝在艳烈中沉静,

爱,无需证明;

远方无边无际的大海上,

黑衣人跟红衣人在白色帆船上举杯畅饮。

 

歌声在无尽里飘离。

请在一切成灰前凝视一秒。

 

 

其二:

 

《邂逅七语》

 

(一)

清雨过后,夕阳醉了。

蜿蜒的山道上,

峰峦徐徐梳理着秀发。

淡然漠视的青瓦雀紧握残红。

千帆滑过泪线的地方,那方凛然--碧蓝长青。

(二)

回家的路竟如此的漫长。

夜空下抬头寻找那缕星光,

你说,星星回家吧,

星星含着泪光摇了摇头。

恍惚中你在极不情愿的寻找答案。

你不知晓,你也不想知晓。

风儿拂弄着你的脸颊轻轻问你--

是光灿的星星还是明媚的月亮,

点燃了你的忱眸呀。

顾盼间你低头亲了亲那朵海棠花。

(三)

月亮的脸渐渐红了,

你不知是星星还是月亮送你回家。

青丝的留痕在记忆里挥着手儿。

风中那海棠花却迷失在了春花秋月里。

(四)

天亮了,那颗不肯回家的星星侧耳倾听鱼儿间的私语。

清塘中的鱼儿疏离了梦中的绯红。

月亮把心轻轻埋在了峰峦中。

(五)

梦中的风中传来达达的马蹄声。

那是,那是--

依然飘浮着的一个身影,

原来,呵, 星光是埋不住的。

(六)

秀丽的峰峦太过于美丽,

这样的日子的确值得庆祝。

醉意中的磐石唱着骄傲的歌,

心中呼唤的名字被黑夜消融,

低头看去却多了一道伤痕。

静穆化做清水滴进尘世,

远古的琴音撩拨着绿水木屋。

(七)

天亮了,

青草眨着亮晶晶的眼眸。

白云涤落的记忆,还是无法抵挡。

惺松青丝被风儿再度吹散。

月亮从苔径上孤独走过,

手中的香茗漾然弥漫。

山的身影;溪流的歌声;

一缕缕影波袅袅飘向穹深。

 

 

其三:

 

《致我的非洲茉莉》

 

三年了,今年的六月八日,你带着清香四益,姗姗而莱。

也只有你这般天长地久的绿,方能开出这么脱俗的白色花朵。

你,因知晓了自己的生日而持续着自豪的笑颜。

 

对,浇水,水能让你的思想更加灵动。

看吧,枝叶开始轻轻抖动了起来,呼应着风的歌声。

 

你,携舞清风时,解答了我对尘世的种种疑问。

你,绝尘逸美,恰如其分的镶嵌在按大自然提前分配的时间络印里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继而,一切浮华的东西都在那深深的震撼中涤落弥隐。

 

做梦的感觉,我似乎担心不是真的。

 

我听到了你的俏皮话:

一切的生灵都有生存的权利,当然包括我们,有面包吃的时候最好不要去猎杀兔子,人需要净化灵魂,讲真。

花香可令思想纯真而神圣,赐予的勇气足以把世间一切的不公一蹉跎净化的不留痕迹。

细碎的光影里,

我看见,你把内心装点的如此的水草丰腴、丰裕康宁。

 

你的花香承载着善良的人们梦的外衣,缥缈的轻纱在时空里飞舞。

飞到:僻远、久远的清新的梦里江南;

我惊讶、我莫名兴奋;

一步一景与拖儿带女成了等量词,那纯朴的美令我眼眶湿润。

 

青蛙跟蛐蛐的争相鸣唱,提醒着我做个识趣的人。

她邀了害羞的月色来延续光明,

回屋时隐约听到月亮的低语:星星的故事可是没有尽头哦。

 

其四:

 

《梦的偶然》

 

是梦,非梦。

时光的一滴清露惊醒了沉睡的月亮。

嫚妙的舞姿随风清扬。

 

是梦,非梦。

清越的歌声抖落一地的相思。

 

是梦,非梦。

迢迢千里的清景中,

走不近,却也出不来。

 

是梦,非梦。

胜却人间万种的梦。

 

其五:

 

《梦乡》

 

风中清笛在牵引着故乡的方向。

轻轻回顾,不变的是那永远挥不去的微笑。

 

空谷绝响激拍着那小鹿的胸怀,

心儿哟~原来你在这里是透明的啊。

他映着远山怀里的一滴残阳血。

把寂寞的天空照亮。

 

蝴蝶啜着清香与绿叶握手,

青山隔着茜纱与绿叶说着天遥地远的故乡。

你如花似烟的身影在翠微上编织着碎梦,

风轻轻的问了一 你也来了么。

 

【墨德轩杯】元月诗赛冯玉庆入围作品展示

2017-01-23 11:00    作者:冯玉庆    

 

 

/冯玉庆(平水韵)

 

思归途中

 

北国冬来早,枯枝雪上花。

常怀新客酒,未忘故乡茶。

闹市期归路,孤灯盼返家。

寒巢栖老鹊,啼尽岭南霞。

 

见冰瀑下绿草吟

 

冰瀑悬崖俏,寒池小半开。

溪清柔绿草,石素抱幽台。

残腊寻春至,衰翁策杖来。

眸中惟皎洁,心底绝尘埃。

 

归途遇小年大寒节

 

浮云腊月藏,故里洒温阳。

疾驶犹嫌慢,临村倍感忙。

大寒身上冷,小热灶中王。

好事言天帝,回宫降吉祥。

 

见冻池有旋涡成冰吟

 

自古风流客,随缘品性温。

时开方便路,遍设往来门。

万壑遗芳泽,千山施翠恩。

寒潭冰骨秀,纯洁印涡痕。

 

得诗集感吟

 

敲平推仄度春秋,缺墨贫文足感忧。

手拙微诗能入册,胸无点缀实堪羞。

随缘岂惧言真假,潇洒何须论喜愁。

愿做开心翁一个,凡民未必怕封侯。

 

 

【墨德轩杯】元月诗赛安文入围作品展示

2017-01-20 12:23    作者:安文    

 

 

 

《遇见》
 ——致沈从文

如同是从浅蓝色小河湾
眺望尽头的雪白高原

也曾浅尝秋雨
摩挲石桥的青年人
从野有蔓草的诗篇
迎面撞见一江阮水的隆冬柔情

战乱远遁 高山墨绿
吊脚楼的熊熊火堆
照见多情水手黑黝的胸膛

民国22  煮雪的深夜
他婉拒蓝色围裙的小妇人的刹那真心
船泊水逝 谁痴立河岸 心思柔软?

他倾心挽留的人事酿制成镜
击水摇撸的绝唱
隐为时代细不可见的裂纹
    
《雪落南北》

俯身市井的半篇沪上的音貌
哼唱摇篮曲的闺秀们 仿若
仍在羞涩地窥视
——某种渴求幻灭后的失望

绣鞋上 那双
针脚羞涩的红鸳鸯 
她无力寻回

仿若水边  伊人的影子
在已干涸的池底 默默垂落

爱过一次的人,便再也不会钟情;
尝过幸福的人,便再也不懂幸福。

十二月的北方深夜
新麦赤裸着脚踝

雪落南北  雾霾下的尘世
仿若冻伤的孩子:
你爱它 便更爱柴薪 袅袅的呵护
       
:①普希金诗句。

《秋日》

秋雨的淅沥滞留于石桥一畔。
烟云漫漶过年青人
野马奔腾的胸膛。

草木俯首,嘤嘤呜咽。
大平原的灯火有燎原之势。

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转过人群的瞬间
忘川流淌的诗意抚过谁洒落泪水的面庞?

《如歌的行板》

黑色的鸟儿飞抵屋顶
这是大雪中无名的车站

日暮时分,炊烟敲击着天空
有麦粒簌簌落下
孩子们踏雪归来
完成一帧手绘的插画

这是空茫的时辰
鸟儿家庭合奏乡间的谣曲

……朴素的诗篇孕育而生
它面向茫茫雪野
缄默不语
贫穷得手指通红

它有过一次诚实的刻录:
黑色的鸟儿,一再飞抵
我洁白的屋顶
——自然消融的诗篇

简介:李禄洋,笔名安文,九零后诗人,现为河南某高校学生。已写作现代诗四年,有少量作品发表及获奖。

 

 

【墨德轩杯】元月诗赛叶西城入围作品展示

2017-01-20 12:06    作者:叶西城    

 

 

 

叶西城的诗

 

/叶西城

 

煮物

 

入关以后。人烟稀少

画中山水

点缀宫阙黄昏

李姓的贵人已经离开多年

他空出的房子前面

有三棵杨树

一口老井。井边落满枯叶,落满

风霜和旧事

 

名叫阿福的狸猫常常伏在

井边打盹

——它不打盹的时候

月光恰好照见我

我正守着围炉煮豆腐,煮豆荚

煮豆花。就是那种烧开一盆清水

把熟悉之物扔下去

缓缓的煮

 

 

白露

 

说到淮河

烟茶贩子在河的上游

画舫歌女在河的下游

他们相安无事

平静度日

 

那些怀有心事的人

看不见彼此

只能看见同一条河

河水里有时漂来云朵

有时漂着棺木

 

无名火落下。一个和尚

在岸边敲木鱼

他已经敲了许多年

额角平添微白,仿如白露

覆盖了艾草

 

 

无名

 

他们用相似的碗,舀起

清水和夕阳里

相似的面孔

他们从不谈论故乡

也不询问过往

他们仰起脸

刻满名字的铜器

候鸟带走一年又一年。经文

早已虚无

 

再也回不去了。她伏下身

伏在格桑花的寂静中

 

他们的呼吸。粗重。刚直

远方在雨中

黑色的鸟飞进雨中

他们仍需刺字和纹身辩识

眼底的沧桑。雪。落日。烟火烧

火烧过的皮和骨

仍旧刚直。仍旧指向

陌生的穹顶

以及人间沟壑

 

 

车流涌进东马路时

 

雨渐渐大起来。雨水落在河水里

很容易就遮住了原本的声音

 

马群过河。她把一块石头扔出去

蒲公英慢慢地飘来

 

银杏树叶落在旧庙破败的房顶

灰尘落在菩萨脸上

 

黄帝。白鹭。她说起拉撒的小酒吧

她说一只山羊独自流泪

 

我们没再说话。我一个人走到楼顶

夕阳在她的目光里闪烁

 

 

灵魂,总是因为孤独而坚强

 

去年。我没有生病

海的颜色很浅

像是有人故意

抹去了它应有的颜色

南大亭的堤坝看上去很孤独

 

去年。海水总是缺少一种

可以贯穿生活的情绪

她穿着雨鞋在堤坝上走

啪啪的声音

越到后来越单调。局限于出租屋

 

粗重的掠夺。一个男人推开她

另一个男人走到窗边

吸烟。喝冷水。他轻轻弹着窗台

听起来像是敲木鱼:单调。用力。矛盾

但没有犹豫过

 

 

 

 

叶西城,原名张俊,生于70年代末,现居大连。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雪野炊烟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08 18:21    作者:雪野炊烟    

 

 

 

 

排律.冬日感赋

风传冰信岁增寒,日落长空两处看。

醒目能堪风影,余辉带引路凭栏。

糊涂半世一瓢饮,何忍三冬百草残。

农院梅开张郢雪,街头愿景客衣单。

春来终有香拈笔,应是青林句自宽。

 

七律.感秋

力劲多情辛读透,年华梦里执吴钩。

客窗比雁催征路,菊信探梅正历秋。

两鬓霜痕分得失,一襟日色哂存由。

曾经风雨思乔树,何处阴晴不系舟。

 

七绝.黄昏

城路秋风可故乡想来更觉菊花黄。

眼前若现归时景,老屋檐头灿夕阳。

 

验巧

照水惜芳姿,难忘花烛时。

最怜风雨后,旧曲起相思。

 

行香子.端午

燕语连枝,溪水从桥。农田碧海万千苗。门楣蒲艾,屈子离骚。九天传粽 ,香扑鼻,楚江遥。

齐舟待发,千雷击鼓。正端阳,浪剑狂涛。竿头彩挂,岸上人潮。正道民心,承嘉惠,路迢迢。

 

 

 

 

《时光》

一线皱纹  织成网状
捕捞岁月  
风雨  消瘦了灯影  

 

《取代》

一朵梅花
雪地  种阳光  
桃花开了


《关不上的窗》

裸出回望
一声落叶

带进一片月光

 

 

 

《月光》

 

  水中

谁在那   异乡

闪耀自己

 

 

《时空与落叶》


一声清脆
霜骨敲响木鱼
平静了对望的心跳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金子言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07 22:04    作者:金子言    

 

 

 

一念

文、金子言

我在穿过热闹的大街时想起远方。

祖国,接近心脏的地方

 

安静的小城镇上

那个在最深的黑夜里看书,

或者听书,有时写诗的人

 


此刻,他应该瑟缩在冰冷被窝
紧盯着手机
企图用一首诗温暖自己

 

而我在寒冷的纽约街头

哈一口气
他的样子便雾化掉了



20170204,纽约曼哈顿

 

在洗衣店

文、金子言

美利坚的生活
还好,没有多少肮脏
衣服也可以堆积一星期
再送去洗衣店涤洗
那些滚筒左转十二下,再右转十二下
带着泡泡反复打滚
把衣服搅过来,搅过去
不断有人推着大包小包脏衣服进来
不停有人推着大包小包干净衣服出去
臭哄哄的来,香喷喷的走
一些人把袋子扛在肩上的样子
就像圣诞老人
而我坐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等
变不出加速的法术
却想起无奈人生
我们都是大哭大闹的来
最后都安安静静地走
不肯安静是那些依然活着的人
离开的人和洗干净的衣服一样,不知道
他们舍不得的到底是什么
20170105下午,布鲁克林

 

 

雪的舞蹈



文、金子言



这个早晨,雪花早于我出门
在公园里跳起了集体舞
小不点、胖嘟嘟、白花花……
无数个轻盈的花骨朵
取代了昨天的大妈
在我的手机音乐下轻轻转着圈圈
有一些看到我来就一屁股坐在长椅上
怕我抢了它们的位子
更多的雪儿爱运动,爱舞蹈
不知疲倦的飘呀飘
乐得满世界都美成了一片白
雪还是不愿意停下来
陪着我们一直向前跑的节奏

20170131,纽约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赵秋凯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07 20:39    作者:赵秋凯    

 

 

 

 

作者简介

赵秋凯:字丰章,号松竹,笔名:寂静与忧伤,1994816出生于山西晋城,由于重度窒息和医疗事故造成脑瘫,丧失了部分行走能力和语言能力,读书识字以电脑自学为主,遍读中国传统文学书籍,已出版《秋韵》小说集与诗词集两部。

 

 

 

 

鹧鸪天.小年(十首)

 

二十三时怎入眠,为君一赋鹧鸪天。炮鞭齐响阖家夜,万里长街火树绵。

风寂静,雪无言,痴痴遥望把谁怜?何将寻得仙人仗?飞过重山常相圆。

 

 

 

丁酉迎春爆竹连,为君二赋鹧鸪天。万家灯火齐如昼,百里奔波父母前。

愁满腹,怎开言?五更风雪角声寒。何人知晓吾情义?一片痴心化杜鹃!

 

 

 

爆竹惊醒万重川,为君三赋鹧鸪天。填词作曲才将尽,酒醉烦心何所言。

欲下笔,却相厌,共观梅景已无缘。今宵残夜高红烛,待晓成灰独自干。

 

 

 

骏马如风破敌还,为君四赋鹧鸪天。路途不绝将亲探,车马如云陆驿绵。

除夕赶,祖孙欢,独吾思绪万千千。相思泣血成留恋。寂寂遥望只有山!

 

 

 

遥望漫途探望艰,为君五赋鹧鸪天。月明怎寐窗儿立,日出高头不入眠。

情切切,意绵绵,众花唯有雪山莲。愿将挂印金辞去,共与君来永世圆。

 

 

 

花彩张灯震八仙,为君六赋鹧鸪天。琼浆玉液蟠桃宴,满汉佳肴似水连。

双袖舞,泪痕干。几回虚度独凭栏。此情只与今生共,忠洁难违不动坚。

 

 

元旦来临锣鼓喧,为君七赋鹧鸪天。旧符换去新桃到,绿蚁醇醅客启言。

痛畅饮,行新拳,独吾不语避平田。心中只念君百遍,金玉不移此意专。

 

 

寂寂书房无一言,为君八赋鹧鸪天。忧愁怎断从何理?泪痛青衫双泪涟。

分手后,忆从前,光阴一刻动琴弦。奈何未睹武陵远,唯有残灯把我怜。

 

 

琴挑何人空动弦,为君九赋鹧鸪天。弱冠之际相思长,却把真心对万川。

金玉口,不曾言,真情收藏受熬煎。当时相对羞启齿,徒落哀鸣化杜鹃。

 

 

玉笔微成墨已干,为君十赋鹧鸪天。三更新作呕心血,彻夜披衣不入眠。

银烛尽,犹生寒,耳闻风号敲窗残。时时相思将吾虐,情愿青春永世单。

 

 

【墨德轩杯】三月诗赛孙黝入围作品展示

2017-03-08 09:32    作者:孙黝    

 

 

庄上脸谱   (组诗)

作者    孙黝

 

饶儿

 

小庄二十户人家,饶儿最苦

二木匠两口子早撇下他到另一个世界享福

 

他说话结巴

是小日本刺刀吓得

问他八路的有

小小年记的他哆哆嗦嗦回答

——八一一八一一

八了半天也没有说上来

小日本放下刺刀,哄堂大笑

小日本走了,他落下了结巴

 

他这样的人讨不到老婆

守着三房瓦房过活

夜晚火从肚堂出来,引着旁边堆柴

一把大火房子落了架

他曛得像烧糊的黑豆

死里逃生,蹦了出来

人们问他咋失火的

他张大嘴想说,啊一一啊了半天

还是说不出来,这次没有刺刀顶住他胸膛

 

大家帮他,在原地支个窝棚

这次他记住了,把紫禾堆得老远

他的主食,沬子白薯咸菜,一天两顿饭

青黄不接时,他沒了咸菜,蘸盐水吃饭

断顿了,他借人家棒子

答应粮食下来还,从不失言

生产队大人工分十分,只给他六分

其实,他活儿干的一点不少

 

冬去春来

篓子把他变成了驼背

盐水将他腌老

 

他进了乡里养老院

在那里最累最苦的活儿他干

他想家——想那窝棚

就隔三差五回庄看看

渐渐地,他那黑豆脸白豆腐似的,胖了起来

一次,带回炸果子片给了上学的我

 

人们问他托谁的福发福了

他还是结巴半天,可他这次结巴出了

——毛一一毛一一毛主席。

 

 

满头

 

他是大木匠儿子

上过私塾,肚里有墨水

听说大木匠女人快五十了才开了怀

满头生下来就掉进蜜罐里

要星星月亮,他爹妈也给摘

他上私塾年头最多

圆圆的矮个儿,享受了儿童好时光

他十几岁爹妈不再管他,也走了

土改他被定了地主成份

财产大部分充了公

他一直住在生产队部把边南面那间小黑屋子

说过媳妇儿,难产死了

后来再也说不上媳妇儿,一直单身

他干不了农活儿,就管看生产队的院子,养猪

猪偷走了,他睡得香甜打着呼嚕

 

他爱干净

锅台涮得发亮

他会烙饼,从来不给别人吃

倒是对我另眼相待

会主动掰开给我吃

因为,他喜欢读书人

他把私塾小画书给我

成了我最美的记忆图画

——两只紫燕,在绿色的春光里剪柳轻飞

 

我放学常在炕沿儿榜柜学习

他见我总是笑呵呵说

学(xiao)吧,学吧,肯定削(挖)出个大坑来

我父母对我说,他就愿意看你念书

 

地震的时候

他屋子墙壁两面开花

他打着呼噜,嘛事没有

 

我上了大学

他再看不到我读书模样

我却能听到呼噜声,闻到烙饼香味儿

再后来闻听他从呼噜中,再没有醒来

 

暑假,我站在他小屋外面很久

小心翼翼,把那本小画书,放进了他的小屋

 

疯子

 

他疯了吗

大军南下休了家里老婆

和他的学生好上了

他是教官,挎着手枪戎装甚是威武

女孩不是看他能耐,看重兜里的钱

他哪里知道,只知道自个儿是官儿

骗得差不多了,那个女人卷着金银细软跑了

他动员学生找遍了广州城

那个女子,人间蒸发得无影无踪

 

他气疯了

打道回府,拖回几箱子书

和他抗美援朝的大哥住对面屋

 

大哥给他白眼珠

他照样傻笑出入

大队批斗,九十度大弯腰

他还是照样感觉舒服

 

他不劳动

生产队分点儿口粮照顾

他一天一顿饭

临近中午,把捧粒儿煮熟

在院子里,把碗顶在头上原地转三圈儿

嘴唇颤动磨叨着救赎,然后抓出熟棒粒扔向四周

 

小孩淘气

趁他转圈儿夯土块

土块砸到碗里溅他一身

他瞅了瞅孩子,拍打拍打脏衣

转身回屋,从没有追过孩子

 

孩子蹬鼻子上脸

趁他不在黑屋进去偷书卖钱

看到书里好多女人照片,还有千元过时的大钞

他发现了,这回惹恼了他,立马去追

他从不说话,这回也没喊

孩子人多,见他可欺,丟下书不跑了

围拢过来把他按倒,凑了一顿

他捂着头也不还手

 

书,很快偷光了

我得到过一头红、一头绿的铅笔

也是我见到过的最能穿透纸背的笔

 

大哥临去县城上班

背着行李经过他门口,

他似乎特意候在那里,主动走上前开口

你上班啦?

 

这是全村人听到的唯一一句话

——自从他疯了以后

 

哑巴

 

他没有名字

名字就叫哑巴

他与兄弟过活

 

哑巴下地干活儿吃得多

兄弟看了不上瞪他

大伯子有兄弟媳妇儿——她上赶儿给他盛粥

老爷儿们照样瞪她

 

八月十五,哑巴家柴禾垛失火

村上人救火,终于扑灭了

兄弟怒火却燃烧起来

他怨哑吧,想是没让哑巴吃饭,哑巴就放了一把火

不分青红皂白,一杠子打在哑巴腰上

哑巴哇啦哇啦分辨着什么

流着眼泪倒了下去

从此,不吃不喝

问他,也不再哇啦

——再也没有起来

 

二嫂

 

 

庄上二嫂对我好

因为她不会生儿子

一口气生了四个丫头

可能是累着了

以后,只开花,再没有结果

老爷子骂她,她不敢顶嘴

她埋怨自个儿这块地儿不肥

想到这命,老是暗暗流泪

 

她迈着小脚

把日子安排得井井有条

一天三顿饭,顿顿温一壶热洒

按说老爷子舒舒服服

可他想起自个儿是绝户

气不打一处来,照样粗鲁

老爷子也有一个好处

对二嫂只骂不出手

骂得二嫂常年泪不休

 

二嫂个儿矬

可她能驮着日头走

上午纳鞋缝衣坐在门口

下午蒸白薯切干放在墙头

有时看我在家念书,把日头的温暖塞进祆袖

悄悄送我一块肉

对我妈说,孩子正在长个儿

还说,我打小懂事

给我薯干吃不要:以后还不起人家不能伸手!

 

秋天红枣熟透

二嫂说她个儿矬不能够

要我上树小心枝头

采下一笼子欢乐,我像《西游记》里的孙猴

二嫂让我带回家,

我不要,她送到家里倒在炕头

满炕青红,滚动一股股暖流

 

最后一个女儿

跑到关外找了人家

二嫂眼泪,又多了一份忧愁

 

 

啥是绰号

是我们上学孩子起的

他是贫下中农代表

管理我们的学校

他苦大仇深大字不识

在学校大会上讲话

“啥”字充当了标点符号

半个时辰用了二百五十个啥

放学后该子们一起哄堂大笑

于是,送了“啥”的绰号

 

他是小村领导

常常披着大衣绕

专逮我们这些淘气包

动不动追得我们拼命跑

 

一次没有跑了

他把我们抓到

笼子斧子送到了学校

 

我们侦察到消息

啥去了外村赴宴回来还早

干脆甩开棉袄

砍了满笼树根子得胜回朝

谁料想,啥出现在河套

朝我们追来大喊大叫

我们小孩真是好笑

竞然挎着满笼根子跑

一会儿被啥逮到

 

我再也不敢去学校

学校处分肯定不小

十天之后偷偷溜进校瞧

笼子斧子摆在教室

分明昭示,挖社会主义墙脚

罪不可饶

 

因为学习好

班主任特意来家里把我找到

说这样就不上学太可惜了

并打包票,不会剋我放心去学校

 

班主任走这一遭

不知把啥的怒气怎样平消

却将我一生的命运固劳

直到大学毕业才离开学校

 

上班后,啥见到我上赶儿装笑

问我,在市革命委员会上班吗

我没回答,暗自好笑

难道早叫市委了,啥全然不知道?

 

杨蔡孙

 

庄上最早两个姓

一个杨,一个蔡

似乎真的羊吃菜

杨家香火鼎盛

儿孙满堂

蔡家日渐衰落

于是,从起名字开始斗

蔡家用信、保、成、安等字

杨家用群、山、裹、宝等字对招儿

 

不知斗了多少年

我们祖上闯关东经过

蔡家百般劝留

让我们孙家看菜轰羊

于是,我们落户生根

 

说来奇怪

蔡家渐渐人丁兴旺

老孙家香火更旺

杨家单传多了起来

 

羊吃不到菜

责任全把孙家怪

大眼珠子杨山说出最狠话

诅咒我们哥五个儿

将来是两对半光棍儿

 

他这些屁话苗了庄稼

一阵风刮过啥事不顶

他当队长,有用

把失火烧成糊巴炭粮食分给我家

少给老八路父亲工分少分粮

大眼珠子在我们孩子身上滴溜乱转

 

我母亲宁可给要饭吃的

也让我们饿着

并常说,修挢补路

全为了我们

还说,砸锅卖铁也供我们上学

 

后来,我们哥儿几个考学、当兵

走出了村子,不再轰羊

依然对蔡家、杨家一样

和睦相处,老少不欺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虽然,母亲大字不识没有说过

 

 

2017225——27日

 

作者:孙黝(孙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文集8部。

 

 

 

             

 

1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