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显眼的地方等你【入围墨德轩杯四月诗赛】

2017-04-22 16:00    作者:李萍    




在最显眼的地方等你 


文、李萍

 





眉间散开的心思,在柳絮的漫天里,成一幅水墨画。 
纷纷落下的一些相思,如春天的楸子花,染白了心坎上最柔然的瞬间。我是不会输给那个有你的春天。花儿静静地开,满心的欢喜。 
一直一直地开,直到有一天,故事得体地提着一把岁月的老刀,在我的游走里来回切割。 
即使那样,我也情愿在春天里羞愧,也不愿放手一生的等候。

2
一直不肯忘记也无法忘却,那朵白过雪的花朵,一朵一朵,纷纷盛开在记忆中,像镀金的诺言,一直闪耀。 
秋最深的那些日子,即便一株酷似发呆的枯荷,有些心情搪塞了心事。低眉顺眼的态度,安慰了我曾经的曾经。那些没有你的日子,算不算浪费? 
我学不会结绳计数来永恒那些瞬间,却记住了丢不掉的曾经。 
一些楸子果紫红的时候,我站在树下,仰望,期望那颗最红的楸子会落在我的脚边,让我轻而易举地捡拾,犹如等候你的出现。 
风吹过来,一些诗意开始绽放。

3

逝去的光阴,被风嫉妒。 
那年,那天,那个连累了风的夏天,就这样漫过文字的心尖,低落成一个显眼的位置,是只有你看得见的角落。 
既然你那么喜欢远方,我可以站成一株细细草的样子,恰到好处的情怀,适合等候。更适合怀念。 
就在想念中等候,在季节最显眼的位置,等候你的出现,直到楸子花开满记忆的心田。直到山菊开满北方的山坡,覆盖一个个故事。 


我一定要做个暴发户,趾高气昂地站在珍藏的风景里,把很早很早就安排的相见,模拟很多遍后,与你在《诗经》中执手。 
我不想过于懦弱,对束手无策的那场等候,预约处于两难的境地,不知该向着谁? 
在一棵古老的树杈上,高悬着我不愿意一不小心就老去的故事。 
偶尔闭眼,我成为一名杀手,只用几秒钟,就统统抹杀了蜉蝣一样的情敌。而后坐在江南古镇的石板路上,做一个局外人。 
我不想要的结果,统统装进一个漂流瓶,送给大海。

5

文字生锈的路口,你依然在远方。 
我开垦的一块田里,种满了鲁冰花,权当玫瑰,想摘一大把寄给远方。因为你在远方。 
我假装成天生丽质又好看的女人,成为一个与彼此无关的故事中的配角,好生扮演每一个表情,而后重返记忆的大观园,做个园子里任何一个姑娘的替身,轰轰烈烈地上演一场戏,让你反反复复地看好多遍。 
想起最初的心情,心会讶异地疼痛,疼着痛着,并开出一朵天山雪莲一样的花儿,又简单地开始想念。 
至少我是认真的,从开始到现在。

128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