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尖上的伊犁 【入围墨德轩杯四月诗赛】

2017-04-22 15:43    作者:李萍    




草尖上的伊犁 (散文诗)


作者:李萍 

 

意念风生水起出一方天地,勾画的领地,圈出一个自由的国度。

那拉提的马儿和羊只,就像是幼儿园全托的孩子,在碧绿的园子里,顺从地打发初夏时光。偶尔,踮着脚尖,采一把园外疯长的阳光,喂饱一寸一寸渐长的守望。

牧人的长鞭,鞭起鞭落间,歇息,奔跑,挪移,青草尖上的露珠,润了老牛的声嗓,哞哞的腔调,嫁接出的花腔,惹来一个个花枝招展的人。跋山涉水出一个个传奇,那个传奇中,夹着异乡的气息。

自由,呼吸的思想,惬意出凉悠悠的那拉提草原。

贪婪,渴慕的眼神,拔不出热烈的目光。

此时,儿子送我的笔记本,飞扬出坚守的字眼。



马蹄,踏出一路清脆,冷静出阔大,远大成草原,远大成河谷,远大成人人向往的地方。那抹独有的绿约束了自我,随意出个空间。

心,开始一下一下,剥出鹰嘴豆的乖巧,在掌中独舞,宛在水中央。

我磨破的鞋底,窃喜。不敢在诗人们眼前抬脚,想方设法掩饰千里迢迢的窘迫。一些脚趾扣出的欢喜,藏在草丛,令慌乱蹲坐成一个背影。

其实,诗人们都是啃着文字的牛羊,模仿着草原上的生灵,骨血渗出的狂喜,像极了互动的云朵。

互动的场景,定格出一个场面,清晰了一粒井底的石子,汪出的影子,是咬着青草的诗人。

牧人,坐拥江山的王,一点一点,一天一天,雕出一个部落。于是,一个又一个部落,飞扬开去,开始学着记忆。

在溪流向西,向西的路上,直抵伊犁河谷的字句,被我嚼成了粉末。





六月的裁刀,一下一下,裁出云端上的伊犁。

一只云做的羊,飘在一块绿毯上。马背上亮起的诗句,起伏在云端。

一枚石子样的珍珠,嵌在陌生的纸端,呼吸出一尾酷似我的鱼儿,游弋在草原上。

身处高原,我醉在伊犁河边,掬起一枚诗句,伴着昏鸦的歌声,浅眠。

我原本打算是要抱着你的,不是礼节性的,而是永远渗在你骨血的拥抱,风云雷电,人流车鸣,与其他人无关。

因为爱,一些心思蹲在文字的一角,没有陌生没有遥远。

爱是多么奢侈的字眼,热烈出薰衣草的骨架,永远只能挂在一个名叫伊犁的地方,向着诗歌的地方飞翔。



爱就在这样的星光下,晃悠悠,晃悠悠,于是,人也有了爱情。于是,我也就默默地爱了。在天堂一样的地方,只愿停留再停留,拒绝任何方式的启程。

终究还是要离开的,虚构的生生世世,与嘲笑无关。

我是羞愧的。把心埋在羊的耳朵里,然后把肢解的灵魂,扔上马背,抛向云端,伏在草间,埋在草原,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直到开出一朵天山红花。

我知道,我是不善言辞的一匹马,一直反刍,用向往,用回忆,串出一个别样的赛里木湖。

尘埃之外,我成功逃脱鞋子束缚的灵感,放牧文字。

路,一点也不长,几千里铺陈的字句,除了句号,就是感叹号。

停留,框架的时空,在倾诉。 





诗的国度。咫尺的遥远

我找寻的前程,我找寻的风景,在一只鹰的盘旋里,响起阿肯的弹唱,技艺传承出一个别样的世界。

无法驾驭的灵魂,切割烤全羊。烤肉串上冒出的香味,直抵舌尖。

时光的留声机,滴答出山水的轮廓。偶然的必然里,必然的偶然里,我俯首称臣。

关于文字的记忆,花朵滴血的芳香,牡丹也为之叹服。

关于歌者的踪迹,不必去觅,因为一直,一直,一直在。

我想用一百万粒文字,打磨属于我的伊犁,拥有热烈目光和热情的伊犁。




我的姑父,骑着电动三轮车,晃悠晃悠,每天丈量着伊犁。

离乡五十年,他的十亩麦田,就是一幅诗意的薰衣草油画,唯美的苍凉。

牵着山羊的维族老汉,用汉语问姑父,你的丫头?姑父开着他的车,稳稳的点头。额际笑成一朵菊花。

我一一捡拾,像个怀揣五十年乡音的人,跟着风,行走在伊犁的心坎上。

麦田,甜菜,黄豆,玉米,还有院子里两只刚出窝的鸡仔,任凭光影再三地漫过我远行的目光。

风的目光,总被文字打湿,雨淋一册的诗句,阡陌纵横。

姑父,拥有一个赛里木湖,拥有一个薰衣草基地,拥有那拉提草原,拥有伊犁,乃至整个新疆。

五十年目光的丈量,五十年汗滴的抒写,在永远的守望里,麦田一片澄澈,等着开镰。

我觐见的步调,着色出我的王朝,意外的格局,成全游走的行囊。

光阴,再度为我搭建起一个独我的世界——草尖上的伊犁……

23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