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4】

2017-04-08 23:18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浪淘沙.秋月十四韵

 

 

/乔峰

 

 

浪淘沙.秋月也匆匆(第一部)

 

 

携影立秋风,染袂匆匆,今年还与去年同。

吹落人间多少事,几度能逢。

隐约梦蟾宫,杯酒从容,长宵歌舞遣桃红。

酒醒歌阑花去也,两处衰翁。

 

 

 

浪淘沙.明月恁张扬(第二部)

 

 

槛外露成霜,倒挂秋香,巢痕鸿爪记离殇。

明月不谙新恨苦,一泻汪洋。

情短藕丝长,烟水苍茫,可怜人在画中央。

树杪风声掀旧绪,恁个张狂。

 

 

 

浪淘沙.明月恰如期(第三部)

 

 

明月也思归,照彻东篱,年年岁岁恰如期。

金盏榴花曾一醉,影对空枝。

亭榭恨迷离,别梦依稀,忽惊歧路障云泥。

问遍征鸿犹未得,坐盼丹梯。

 

浪淘沙.邀月入冰壶(第四部)

邀月入冰壶,免得心孤,霏霜不解两情疏。

叫彻高天寻路雁,梦断云裾。

尘暗旧时书,小字模糊,幽窗有恨也荒芜。

满目秋光憔悴损,关醉何如!

 

 

 

浪淘沙.对月伤怀(第五部)

 

 

玉露挂香腮,对月伤怀,空闻落叶打苍苔。

一任珠帘垂又卷,唯有风来。

往事只堪哀,谁个安排,雕栏菊蕊伴霜开。

明日秋风终也了,去处难猜。

 

 

 

浪淘沙.明月枕闲云(第六部)

 

 

明月枕闲云,影伴离樽,声声孤雁不堪闻。

常恨阳关歌断续,触处销魂。

两鬓已生新,况是行人,招摇秋露瘦花身。

世路相逢如逝水,各赴烟津。

 

浪淘沙.明月有无间(第七部)

明月有无间,冷落阑干,清愁不识锁眉弯。

惊梦方知身是客,百次千番。

寥落已经年,何处成欢。阳关唱彻解秋残。

长是孤鸿栖矮树,相对无言。

 

 

 

浪淘沙.明月俏中宵(第八部)

 

 

明月俏中宵,桂影招摇,万家灯火已回潮,

认取流星归去后,两处魂销。

别恨塑纤腰,水远山遥,长亭不见短亭高。

杯酒轩窗秋寂寂,鬓雪相邀。

 

 

 

浪淘沙.月桂舞婆娑(第九部)

 

 

人海久穿梭,忘记吟歌,忘了月桂也婆娑。

惊见青丝成过往,暗自消磨。

倦眼入秋娥,秋也无多,风流秦汉又如何。

休向红尘寻底是,回首烟波。

 

 

 

浪淘沙.胡月照谁家(第十部)

 

 

残柳噪飞鸦,满地霜华,冷红衰草湿轻纱。

永夜寒蛩惊好梦,倦读横斜。

玉露煮灵芽,月落谁家,一汪心事在天涯。

开尽菊黄秋欲了,盼在梅花。

 

 

 

浪淘沙.霜月绕人行(第十一部)

 

 

独步踏寒轻,秋草长亭,风催落木和蛩鸣。

回首烟波成一处,几度阴晴。

霜月绕人行,怕我伶仃,缘来缘去认轻盈。

我有琴心陪剑胆,无事堪惊。

 

 

 

浪淘沙.明月照西楼(第十二部)

 

 

明月驻西楼,银满金瓯,一窗美景醉中收。

泼墨吟歌轮到我,淡了方休。

何必苦惊秋,秋也风流,黄花红蓼水边羞。

便到明朝无此夜,枉自添愁。

 

 

 

浪淘沙.月上西楼能解语(第十三部)

 

 

霜露湿重林,秋意沉沉,薄衣不耐晚风侵。

一片冷红斜向我,欲诉愁心。

返阁弄瑶琴,凭寄知音。苍茫云水更难禁。

月上西楼能解语,去处难寻。

 

 

 

浪淘沙.蟾月下珠帘(第十四部)

 

 

蟾月下珠帘,玉露垂尖,寒蛩鸣彻省谁参。

落木萧萧风过耳,去影纤纤。

乱绪驻江南,白袼青衫,而今惟剩再眠蚕。

便是一年秋欲尽,又阻遥帆。

 

 

 

我们一起开花吧

 

     

作者:残红褪尽



 

《当你遇见我》



 

当雪花落尽,月光照上头顶

我们会手牵着手,在一片洁白里

踩出梅枝般的脚印

 

香气满满,足够盛放

这许多年来,我们所有的慌乱和呓语

 

足够,让一颗心救赎另一颗心

足够,让两个在路灯下的影子

拉长又重叠在一起

 

足够,让一些低呼

如春风,在两个人的耳畔

一阵又一阵的吹



 

《当我遇见你》



 

青草没日没夜的绿着

杏花开着,小南风刚刚刮过山坡

森林的迷雾逐渐散去

我遇见了你

 

就象一枚松果,遇见另一枚松果

就象两只素不相识的小鹿

发现了彼此,眼中跳出惊喜的火

 

相互触碰鹿角,相互踏碎

彼此在水中的倒影,相互清点彼此身上

不一样的花色

 

直到远方的钟声响起来

暮色漫过来,草尖的露水

都开始,闪出不舍

 

直到黑夜对白昼的渴望

到了极致,直到岁月的尽头

直到一场大雨落下

我们湿漉漉的,感觉

彼此体内的温热



 

《当你想起我》



 

已经是汪洋了,无论你

是否,做好了准备

这苍白的半生,都将斑斓与我

发间的香味

 

两条相望的溪流,汹涌汇聚

无论你,是否相信

这云端与人间,都仅仅只是

隔着一把扶梯

 

尽管,往上一步

氧气稀薄,可它更为接近天堂

适宜打磨,或者安放

我们都已锈钝多日的身心

 

尽管,往下一步

烟火氤氲,多了温软的泥土

和潮湿的露水,可这罂粟般的花朵

仍旧,无处囤积



 

《当我想起你》



 

我要念你的名字,千万次

在最接近灵魂的位置

如蚌,裹紧一粒珍珠

 

我已听到,整片海洋

涨潮的声音,我不相信神邸

也不相信,那些所谓的誓言

或者,浅薄的安慰

 

我只相信你,相信

指尖真实的温度,纵然

它是苍凉迸发的电光,是绝望

衍生的火石

 

是干柴上的烈焰

是风雨夜前的灰烬

是穿肠的毒酒,会让我在瞬间重生

又让我在,瞬间死去



 

《我们一起开花吧》



 

我用含蜜的声音呼唤你

在大雨将息的午后,在薄雾

散尽的晨昏,我要

唤你的小名

 

石榴,石榴

我们一起开花吧,我们一起

在空荡荡的人间,为自己

虚拟一个爱人

 

若他喜欢白,我们就饮下素寒

淘尽月华,比雪还要

白三分

 

若他喜欢红,我们就咬破嘴唇

拧出胭脂,再染一遍

小罗裙

 

若他执意,要进入

前方静静的灌木林,那么我们

兀自开吧

只往他的马蹄上啊,撒落

满满香尘

 

 

 

澧水系列

《我是竹篮子挑澧水的传说》

              瑶溪

 

在澧水下游的岸边

如果遇到溶溶月色夜

你可以隐约看到一个用竹篮子挑水的女人

她用这种方式挑水已经有些年头了

自从她男人在澧水走失后

她就在这里挑水不止

 

她的篮子篾缝很小

但仍然挑不起水来

她说只要把水挑上来

男人就会回来

渔民们认定这只是个传说

只有我相信她能把水挑上来

甚至还相信能把澧水挑干

 

她把我引为知音

扯过一片朦胧月光披在我身上说

你也来挑吧

你的女人也一定随澧水走失了

这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望着逝去的澧水泪流满面

 

现在你到澧水岸边去

又可以看到一名用空篮子挑水的男人了

 

《诗魂躺在爱魂的怀抱》

           瑶溪

 

秋风吹软两岸

正好做了我的暖床

一些美丽的秋虫爬过来

吻我梦中的脸

直把草床变成爱床

 

我错了,吻我的不是秋虫

是澧水历历在目的故事

她假秋虫的身躯

还魂于我

 

在澧水

我一会儿诗魂附体

一会儿爱魂附体

遭受着命运两种残酷的蹂躏

当我的肉身缓过神来的时候

便用满满的一江澧水洗净世俗与猥琐

把那些纯粹的诗意晾晒在两岸

供过往的风浏览

 

《隐秘的澧水》

        瑶溪

 

不是每一个人都听得见悬棺里的声音

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遇见波涛中的千年白狐

只有极少人能与河神或者河妖对上暗号

 

只有三种人或许能够

神经兮兮的写诗人

多秋善感的女子

历经磨难九死一生的长者

 

我与三者都隔着距离

因此一生都在修炼

扮着诗人的样子行吟澧水

让十八种疾病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

还潜心监狱五年

虽然不是罪犯

却始终怀揣一颗罪犯的惶恐之心

我当然不能变成女人

但我真的很爱她们

常常借用她们的情感以软化血管

 

坚信澧水是一部南方的《聊斋志异》

我的宿命不是编写

只是阅读

并力争把它读懂

 

《澧水有多长》

        瑶溪

 

407公里长的澧水

流遍18496平方公里土地

养育着400万子民

 

我要一步步走完它的长度和宽度

而且还要走进它幅员辽阔的历史

要一个个认完所有的人

认完活着的人

便去认死去的人

 

澧水是一条出奇石的河流

一路走来我捡到数不清的石头

你一定会以为我的身躯很沉重

不,很轻盈

因为那些石头一旦进入我的行囊

便变成了诗歌

 

澧水的土地上布满爱恨

一路上我遇到很多很多

但我的灵魂密不透风

越住前走我的心愈亦沉重

 

 

 

四夕作品

 

 

风入松·静夜思

黄昏斜日楚天齐,落幕月桥依。
长安十里长相忆,与君隔,半座城池。
玉笛横吹烟雨,夜莺伴唱梧枝。

星河梦里待谁期,静夜美人思。
荷塘深处荷田碧,心随向,一度迷离。
岁月无痕深浅,年华似水东西。


风入松·我站着

小松挺拔四时春,针刺未盈身。
抱石傲立悬崖壁,斜阳外,几朵流云。
瑟瑟西风无惧,泠泠白雪无嗔。

枝头明月数星辰,雁过一群群。
梵宫深处知音觅,青山指,问是何人?
竹韵馀情而至,梅心满意相亲。

 

 

喝火令·夏思梅

夏暑逍炎炙,风尘苦旅颓。
舞低天地柳烟迴。
心契雪飞七月,一曲赞红梅。

冷蕊开无叶,芳姿放朵堆。
不争春宠不争魁。
意许松云,意许竹林陪,
意许雁归来处,傲骨与君偎。


喝火令·西厢记

 

晓梦溶溶月,蒙香寂寂门。
一樯花影黯销魂。
春色几分留待,风掩送流云。

美景红娘怨,良辰粉脂痕。
系铃还须有心人。
几度凭阑,几度瘦黄昏,
几度解思鸾凤,美眷念承恩。

 

 

苏慕遮·莲花步

月新残,铜雀伫,梦绮天涯,四夕曹溪渡。
十里蛩音花上露。一步娉婷,两步莲心苦。

断尘埃,明镜举,不定归鸿,何处原乡路。
似水年华连雨著。金谷秋风,辟谷蓬山土。


苏慕遮·昙花之爱

 

夜阑珊,天水偃,醉月沉疴,缓缓清溪绻。
梦绮昙花开一现。守候千年,何日君相见。

愿风随,人去远,秋枕冬心,望断南飞雁。
昼夜笙歌情已倦。念去从容,身向莲花晚。

 

 

临江仙·夏花无语

已将春愁藏入袖,枯荣炙爱心怀。
夏花无语路边开。
风摇长日梦,月寂水云台。

许诺尾姸情无奈,西山燕过聊斋。
心生锦字待秋栽。
千年流水在,君问几时来。


临江仙·七月流火

篱下榴花不再艳,海棠慢老香肌。
总将月季当玫瑰。
故园烟柳瘦,乱絮紫藤偎。

云水流金荼火去,依稀夏梦相随。
几行旅燕向天飞。
秋生芦苇地,带绶草乡溪。

 

 

菩萨蛮·高跟鞋

玲珑身子红妆瘦,但寻婀娜随杨柳。
玉步许生风,须眉欢窕从。
池台君子爱,曲散情无奈。
何若屐鞋悠,春秋脚下柔。


菩萨蛮·另一种宿命

 

连日梅雨三更漏。夏情伤冷秋心透。
梦醒怀馨楼,晨风散了愁。
回廊灯影瘦,鸟伫空庭柳。
谁去采莲舟,江花彼岸休。



晚荷

淡然守候身如玉,粉面含羞碧叶亲。
夏意满怀君子爱,秋心半亩绿塘匀。
临风露草东乡梦,落水流云彼岸春。
明月移舟十数里,芦花解语故乡津。


吊兰

后庭花瘦影徘徊,付与楼兰点点开。
剑叶迎馨君子爱,柔茎袅翠意中来。
消得玉骨卷帘瀑,不媚俗姸作婳怀。
梦里可人虽去远,清香一缕漫心栽。

 

 

 

小满怀

 

 

文、荷蕾心语 


小满怀
我的人生只有三种颜色
那就是:我,你,爱
准确生活,精致去爱
你在的地方,我在
你热爱过的,我再替你爱一遍

从我这里到你那里,小满至
小麦养育的人间烟火,正趋圆满
我怀里的日子啊,欢喜着
又颤栗一次

 

 

 

穆晓禾:答师父问

 

 

◎答师父问

 

师父问,树动还是风动

我想说是心动

才符合禅理

可分明树在不停地摇晃

风在吹来吹去

打坐的心从来都没有安分过

只有佛知道

我心动的时候

从来都是从胃开始的

 

◎收藏家

 

为啥我会住在茅屋里

为啥四面徒壁的墙上

为啥还会有那么多窟窿

为啥门要朝西北开

为啥窗户总是关不严密

别人都说我是收藏家

一生为收集风而努力

只有风知道

我的周围从不缺乏

风言风语

 

◎听风者

 

别听风就是雨

别掉进人家提前挖好的坑里

听锣要听声

听话要听音

风一遍遍地吹来

一次又一次的消息

总是从希望跌落到失望

总是说者无意

听者有心

 

2016.7.27

 

◎风疾

 

吹不得风,见不得天日

得了风疾的人

与世隔绝

一个人把自己装进套子里

装进一个梦里

裹得严严实实,没有缝隙

滴水不漏,像一次诚实的谈话

他不说一字废句,不敢妄言

他怕风闪了自己的舌头

闪了腰,他更怕一次疾风

由此吹掉自己的人世

他有些口吃,但没人知道

一个人说话的速度会比风快

他怕有些话说过了头,有些事

再没有回头的那一天

跟着风跑,有些人满嘴跑火车



墨艺作品

 

男人的光辉

数不过来这么多的圆圈
你的步履带着石板在穿梭
遗留下掌纹,即或是
清晨的风也难于将它们抹去
只有灯光寄宿在楼道里
为墙角一个啤酒瓶盖
添置了一宿美好的夜晚

是的,一个男人生来就是磨刀石
将别人的岁月磨亮
将自己的日子一天天削薄
当那些日子转身成册
你只是窄窄的一片竹简
被掩埋在了光阴的废墟里
等待马蹄踩断那些轨迹
你才从断裂的脊骨中蹦出来
一个活字印刷术,来涂鸦

当晨曦被数字打开了第一道门
男人的列骨安上了一排纽扣
将昨天生发的事扣进领间
那些残留枕边银色的发丝的
还在那里做着一些旧梦
只是梦正在背离彩色的盒子
而你走过了古镇上青石板的路
如今你仍在异乡继续走着
当你把那些石板路走成一片磨刀石
男人的岁月正闪耀着刀口上的光辉
你在刀的光辉中最后走向
一只梨的地平线

 

板栗树

当月亮被八月
咬去了半边的耳朵,
天空便变成了一位
眼眸浑浊失聪的老妪。
在暑去秋来晚风的沉醉中,
她在榻上渐渐地睡去。
只有那些星星在秋夜里
似一颗颗待炒的板栗,
等着我用梦支起一口热锅。

我的安娜,你在远方
往我的梦里加点糖吧,请用你
梦里的小铲来翻炒我的板栗。
我喜欢在夜里听那板栗因你
翻炒的温度而炸开的哔剥声;
我喜欢在离你遥远的苦涩里
去剥开那些板栗半开的甜蜜。
当我早晨醒来,我去
摇落你树上的最后一棵栗子,
让它掉落在我回家的路上。
当我在窗前等待你回来的时候,
你一定要记住啊,安娜:
我们乡间的那棵老栗树
有着岁月怎样的幸福与风雨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重锤下落的声音了
孤独,它已有了二、三十年
在风中,在雨中,
在这个镇上逢场赶集的日子里
它多想有一块红炉之铁
置于它的脊背之上,来锻打
在几十年前那些锻打的日子里
它始终秉持着锄镐掘开了春天
将秋之镰指向仓廪的殷实
它始终在马蹄铁的红亮中
有那向前奋起一跃给它的乐观

而如今,它只能从邻家店铺里
售卖时找出零钱的几个钢崩中
听着冲床冲出几玫硬币的声音
和远方印钞机昼夜不停地印出让老农
失去了祖上的土地后那些搬家之声
它多想那些锻打的大锤叮叮当当落下
只是,它与那些角落里的大锤
早已被主人密谋在收购站的大筐中
      

 

 

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