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上海阵线:九月的故乡,我用马匹驮起行囊和梦想

2020-09-02 10:17    作者:凤凰诗人    

我从桂花雨中走来

  文/周建好

 

就让桂花掩盖嘚嘚的马啼声

此刻我是归来的故人

不再是过客

 

村子铺好了黄昏

熟悉的和听说的些许人和事

隐隐地在黄昏里

等待我记忆的温暖

 

一束灯光

老早挣脱老屋的夜色

从门缝里挤出来

直把我从马上拽下

 

可怜桂花的暗香

在袖底漏成风

 

关于回忆

  文/刘延豹


关于回忆

早已被秋雨淋湿

父亲,骑着瘦马

彳亍西行

记忆在光阴的漩涡里沐洗

母亲立在云端里

终于有了片刻的歇息

 

面对熟悉的一切

心中的高原

也瘦了几分

远方的村庄和道路

不知何时

也已渐渐老去

唯有诗人

酌一杯老酒

扯住灵魂

细细拷问今生与来世

 

悲伤的乐器

  文/肖冰

 

在你的黑暗埋下呼唤,雨滴,炽热的碎片

一地菊花,一地寂寞

对秋天存着怜悯之心

秋雨就更清冽

 

反寸一段,光阴走在这飘零的枫林

殷红给她,白发给她,遥不可及的梦给她

这季节无法储存风向

当一个人学会用灵魂交换影子

用马匹驮起的行囊和梦想

就从此占据一个原乡

 

给你的歌

一直唱到九月

唱到紫薇花相互殉情

唱到夕阳的颜色沉下去

吻着葫芦丝的颤音

在这一大片月光洒下时

我把自己放进去

 1.jpg

秋夜听雨

  文/贾军

 

在这漆黑的夜里

只能顺着自己的纹路流浪

没有方向

就像被夹进黑色的书页里

在少年与老年之间来回地爬行

 

总有那么一丝不安

像个蛆虫

企图磕出光来

 

空旷也是一种声音

心的牢笼可大可小

大到无边无际

小到能把一个细微的思绪锁得死死的

 

一场深陷在秋夜里的云雨

没有了夏的余温

再敲不开那扇紧闭的窗子

在凉风中

捂紧胸口

  

小额面钞

  文/赵立群


一角,两角和五角

这小小的尤物

躲在一个房间里深居简出

告老还乡,是对昔日辉煌的犒劳


曾经,我们怀揣着它

像麻雀小心翼翼地爱惜自己的羽毛

买自行车,买手表和买缝纫机

买生活的一切需要

它是个小小奴仆,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而苍鹰们买天空,买航线,买树上的别墅

甚至买女人的颜值爆表

它们无视这小额面钞单薄

更不屑于她的真诚可靠

他的翅膀被大额钞票砌得慢慢长膘


麻雀成群结队去打工了

而苍鹰的灵魂被钞票戴上了脚铐


看一朵花的荗盛要看土

看一条鱼的耐力要看水

而看一只鸟的前途不要看出身,

要看它能飞得多远和多高

u=2151912849,2697717001&fm=26&gp=0.jpg

错过的七夕

    文/风

 

她坐在月芽弯上

用委屈的眼神搜索着苍穹

酸楚的泪化作满天星斗

把昔日亲手种下的希望

照得支离破碎

 

款款升起的太阳

一如你昨夜款款而来

阳光 亲彻 充满朝气

演绎着生活的精彩

拽着我小鹿的兴奋和羞涩

 

多想为你提着月亮的裙摆

一览初秋夜色的唯美

让月光抚平你内心的创伤

奢望却滑落在牡丹湖薄凉的眉梢上

微风却故作淡定

深沉如烟花般瞬间的浪漫

 

夜眠了

梦在静谧中微笑

 

再上折多山

    /开往春天

 

当再次站在折多山巅

心亦如当初

肃穆依然

或许这里离天太近

白云荡去了尘念

或者因了

阳光如洗 白塔耀目 经幡猎猎

倍感神目如电

于是谦卑中来

 

折多山

正三观

纵将后红尘垢面

犹心田如镜

白云蹁跹

 

聆听

   文/小米 

 

一袭优雅的铃兰裙裾

舒展水袖后

弦声在十指飞扬中流动

灵魂清音如注

 

流年似水

扶摇的筝音

飞过寂静的长廊

潜心弹拨袅袅沉淀的悠扬

心意,惠风和畅

 

一曲作罢

凝神之余略蹙眉

宫阙飘处

舟中人是谁

夕阳美

她抚琴轻唱 ,解其中韵味

 

再写乡愁

  文/崔振


小时候

乡愁,是故乡茅屋上的吹烟

母亲锅里的

包谷面窝窝头,小米粥

是连队上的老井,辘轳

父亲冬天挑水的扁担

吱扭,吱扭

是故乡弯弯曲曲的小路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芨芨草

是我心中,深种的那粒种子

等待发芽

 

长大了

乡愁,是连队上

父亲的麦田,玉米地,油菜花

母亲的菜地,冬天的菜窖

是父母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发

是游子的一封封家书

心头的牵挂

 

如今

乡愁,是故乡秋天路口的

那棵沙枣树

风吹锁呐沙沙响

老树无声。迎风TT

花落的枝头上

是我们写给父亲母亲的心语

 

秋之恋

   /孙世伟

 

夏天刚合上火热的诗篇

秋天就轻轻打开清爽的信笺

一片叶子不经意间

顺着指尖滑落下来

黄黄的,还略带着一点绿的诗意

缓慢地在空中打了几个漂亮的回旋

就平稳降落了

大地像迎接久别的恋人

伸开浑圆的双臂

露裸出坚实的胸膛

去拥抱亲吻这个久别的恋人

落叶像是有意似的贴紧大地温暖的胸膛

也许用不了多久

落叶  大地

会融为一体。甚至

落叶会深深藏在大地心里

化成春风,化成细雨

待到明年春天会有一片崭新碧绿的叶子

一定会在树上

注视着大地

大地依然会在秋天等那一片叶子

  

街灯28

/黄平子

 

学生家访

廉租房二楼的明小花

悄悄对我说

老师,我有一盏大台灯

妈妈睡了后

我再起来,偷偷地看书

明小花说的

是窗外那盏白色的

街灯

 

 可怕的一件事

  文/贝拉维拉


如果有一天,我无法

看见太阳和月亮,听见鸟鸣

嗅到花香。但我可以怀念

曾经拥有的时光


如果有一天,只身一座孤岛

沧海茫茫。困顿中跋涉

难觅来日方长。但我记得

那个远方,还有你深情的凝望


如果有一天,层林尽染

田野金黄。历劫后

人间安然无恙。可是

在脑海里,我一遍又一遍搜寻

却怎么也找到你曾经的模样

叹秋

  /雪峰


疾风苦雨扣寒窗,墨入诗囊酒入肠。

只上谁留新篆籀,秋风过处有余香。


 

山中寄怀

    /樊志刚

 

浓荫消暑热,疏雨转秋凉。

鸣蝉吟风晚,鹊语犹带香。

静坐遣思虑,息妄自安享。

恍然一梦觉,此身在莲乡。

 

 

浣溪沙·七夕看秋霜

  文/任江

 

借月书笺映淡光,浅吟七夕话情长,隔河凝视泪千行。

 

夜色铺桥添柳暗,襟怀索意做文章,离愁别绪看秋霜。

 


金盏倒垂莲·蜀葵花

  文/阳春三月

 

寻蜀葵花,在江南梦里,朵朵嫣红。芳影撩霞,似阆苑芙蓉。一地秀、无人来扫,任斜阳送归鸿。偶见白鹜,斜飞飞过孤峰。

 

松林兰亭泼墨,问江南七月,山寺千重。墨蘸清诗,苏绣绣梧桐。几度约、悬丝清客,拂琴烹酒词翁。叠石府院,花开灼灼扶风。

执行主编:贝拉维拉

执行编辑:蓝旗格格

责任编辑:梅林琴声   素秋

本期推送:上海阵线社长贝拉维拉


链接《凤凰诗刊》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