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五支社现代诗||小黄狗摇着尾巴/ 一路撞痛多少霜花

2019-11-07 14:25    作者:凤凰诗人    




1,晚秋夜雨
赵银莲

吐槽的雨  睡不着
还流露出白天的话柄
对着屋檐下的石阶  叮咚叮咚
把我的梦呓也撞进了小溪
一金丝鲤  摇摆着秋尾
化装成红颜知己
想跟我
做露水夫妻

【凤凰诗人】赵银莲,网名笔名银莲、修弦,湖南邵东一乡村女子,有诗词歌文散见于国内外多家书刊杂志报刊传媒微刊网站。诗观:坚信文字能传播世间真善美,善意能为心灵的盲区抛光镀金。


2,冬日浮光(组诗)
文/优雅的枫叶

    浮光 

所有的农村都长着寂寞的脸孔
檐下雀鸟是老人的陪伴
有时他们像梅花那么安静
绾着手,坐在墙角
借冬阳余温,撇去体内寒凉
有时他们像麻雀喧闹
谁家的儿女归家
为他们带来欣慰
似乎那就是自家的儿女

屋檐是个老旧的世界
借枯枝筛下的浮光
试图煮沸一个山村






    苦楝树 

一棵苦楝,站在其他树中
总是那么不起眼
那像黄莲样的名字
像树中讳疾

就算它有浓密的绿叶
有饱满的果实
它的站立,像个魔咒
听老人讲,曾有一对相恋的人儿
在苦楝上结束了鲜活的生命

它的苦,让人想起了憎恨
而它不知,仍在风中徐徐摇晃


    麻雀 

所有的电线,是它们热恋的场所
将恋语谱成电波
输送到千家万户的灯火

它们爱着这广阔的人间
人间遗落的旷野
旷野中站立的稻草人
稻草人脸上的秕谷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托举着晶莹的霜
它们将二大爷的咳嗽
摇成冬夜的旋律
二大爷院中的小黄狗
竖起耳朵,将冬夜踩出一院的梅花

晨曦中,瘦削的二大爷披衣
拄着拐杖,经过狗尾巴草时
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
摇摇晃晃走向乡村卫生所

小黄狗摇着尾巴
一路撞痛多少霜花


    不下雪的冬天算冬天吗 

冬夜,麻雀卧在檐下
听老太太和老大爷唠嗑

“这个冬季没下过雪”
“是啊,雪害羞”

“以前我嫁你时,雪好大”
“积雪封住山路,我的迎亲队踩碎了风雪”

“看到你一头雪花,我的心也融化了”
“娶你,我这辈子值”

“好几个冬季没下雪了”
“呸,不下雪的冬算什么冬”



    从麦地里长出来 

故乡小如手指,麦苗青如脸面
冬阳投下冬季的暖
面对青青的麦苗
我常常疑惑:是否是其中一棵

雪下在童年,还在返回的路上
我在地埂上追逐,放牧青葱岁月
父亲母亲在弯腰施肥
他们说:“已听到白雪的呼哨”

我随着麦苗长大
父亲却睡进了麦地,母亲替我擦干泪水
“你的儿子也将从麦地里长出来”

【凤凰诗人】优雅的枫叶,本名甘新田,湖北麻城人,用拙笔简简单单地写。偶有刊发和获奖。现为《湖北诗歌》编辑,《华文微诗报》编审。







3,回   馈
文/福雨
 
没来得及跟冬天牵手
就要离开枝头

临行前
杏叶没忘记翻开
一页又一页
太阳说的暖心话

一夜之间,林子瘦了
一墩一墩的,地上
堆满金灿灿的依恋

【凤凰诗人】文海福,笔名:福雨,60后。化学一级教师,湖南永州人。在《凤凰五支》、《三湘诗韵》、《长江诗歌》等平台有作品发表。诗观:有情才有诗,诗乃情之精灵。






主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于湘生
荣誉推送:五支社社长 涛博哥哥

6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