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华北分社||相思搁浅在一朵遗世独立的莲花之中(068)

2019-11-03 19:49    作者:凤凰诗人:田野专辑    


主编:莫燅珠


【作者简介】张伟建 ,笔名:田野 ,湖南邵阳人。华北凤凰诗社秘书长。92年师专毕业。曾为怀铁分局乘务员,惠州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非马先生特约诗人,华北凤凰诗社诗评人。偶有诗词发表于,《阅读志》《新派现代诗刊》《北方写作》《沿海诗刊》《中华诗坛》《中诗社诗刊》《湖南写作微刊》等文学媒体。诗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枯荷

一双碧绿的手掌托着我
沉睡在一朵未盛开的荷蕾中
像是母亲肚里的胎儿
静静长大

后来,我开始挣脱
长满刺的手掌
独自在洁白的荷花中
露出浅浅的笑脸

如今,我
已长成瓜熟蒂落的莲子
曾经鲜活的手掌 
已日渐枯萎
我却习惯了在这莲壳中
像是不愿脱离母亲的怀抱



东坡

嗨,东坡居士
你的水调歌头在宋朝里涨了又涨
一直没找到黄庭坚,只好
又端起你的酒杯问明月问青天

那些朱阁里的无眠
我把它带回你的眉山
与千里之外的苏辙一起对月当歌
可以吗





雨泌入身体之前
一定接受了别的事物

它从天空之城,坠落到地球
穿过海峡,漫过人间烟火

不知所然地涌起
又骤然地消失

就像你来过的地方
只留下一个晃悠的背影

往事汩汩流出
又在体内生成另外一个我



芦花   

几千年的白露为霜
瘦弱的筋骨把生命一缕缕挑亮
疼痛在诗经里的花蕊
忘了光阴
飞过芦苇荡

如今逆流而上
不为在水一方的秦时明月汉时风
孤舟里的一丝缱绻
任过往
落满手心

芦花苍苍
你依然宛在水中央
一种眼看就要荒芜的感情
分不清
是记忆是留在生命里
还是生命留在这片芦苇的记忆里



雁归来

长河瘦了,落日瘦了,人也瘦了
剩下秋风渐渐肥硕
落脚的地方
青藤已长满一身的荆棘

用眼晴撑起的那片芦苇荡
几声雁鸣
截取一段,给白云听
惆怅高于天空
手心的乡愁跌宕在他乡的襁褓里

此去经年,雁
人字的身影没落在经文里
归来时
夕阳挂满泛黄的菊花



鱼恋

恍如来生的,箫声
吹皱一池碧水,相思
搁浅在一朵遗世独立的莲花之中

我只是一尾青鲤
七秒的记忆,必须在绽放的刹那
吻向你的莞尔一笑的脸庞

如水的缱绻如何漫过长夜
你宛在水中央,静候
一尾鱼的归来


主      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陈冉
荣誉推送:华北诗社社长李爱华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