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母三章(组诗)

2019-10-29 16:02    作者:蔡晓芳    




蔡晓芳荣获第一届南方诗歌节大赛一等奖作品展示

 

龙母三章(组诗)

/蔡晓芳

 

◎第一章

 

在德庆悦城镇水口,我目睹的不是雕像的高度,而是龙母矮下的肉身

有时,炊烟比香火更接近神祇

那些虔诚朝拜的人们,借一方图腾返回自己的初心

龙母摘下头冠,母亲解下围裙

她们眼眶里面的泪水都源自同一条河流

 

远方收回背景,我收回远方

暮色轻浅,母亲与雕像在光影里合二为一

——凡是内心祈祷的声音,无论多远都能抵达

 

智者。喜欢在水边淘洗思想的颗粒

也许在最低处,更容易遇见自己的内心

跪下,也是一种高度

在龙母庙阅读母亲的章节,需要一场清霜

虚构故乡的月光

一支蜡烛的亮度,在老屋的概念里会高过头顶的星星

 

轻轻地喊一声娘,阳坡上的草叶就绿了

一种叫做知母的被子植物伸出枝枝蔓蔓倾听

所有的事物,都拥有一个宿命的原乡

他们本来的样子,一定很朴素

如果需要返回一封家书的手迹,最好以母亲的名义

落款写上我的乳名,并摁上指纹

 

 

◎第二章

 

土坡被神话加冕之后,就成了山

能在纸上铺展多么大的辽阔,内心就能容纳多么大的宽恕

在德庆,我以龙的传人身份去寻根问祖

似乎暗合了一枚卵孵化的深意

 

龙母庙。更接近坊间的屋檐

世上有女人的地方,一定有童谣

此时,肯定有一个人在故乡扳着手指

数着数着,星星就多了

夜幕框进一窗烟火,只要在母亲的怀里就是摇篮

世上总有那么一支曲子,是用母语清唱的

听着听着,整个世界开始睡熟

 

当灯火深入,我更倾向于夜的平静

更倾向于龙母庙上空的祥和

那些看似遥远的事物,被一炷香喊醒

时间折叠成一把椅子

转过身,另一个母亲缓缓地坐下

 

那些行走的路,用黑陶的土语喊出瓷质的回声

鸟巢安静,羽毛落下一身的轻

琉璃瓦上匍匐的尘埃,不停拍打着偈语

仿佛在暗示朝圣者,每一位母亲都是龙母的化身

 

◎第三章

 

黑夜,火苗借了佛的点化

石牌坊站成一个背影,月光撒下满地经文

龙母庙。以母亲的名义轻轻地捻亮体内的灯盏

内心临摹的脸谱,一再修正

有些偏离轨道的人,在途中与自己走散

土地,反反复复地接纳根须的叩问

画面拉近。有一个人用骨头把铁锈擦亮

在迷途中,我意外地遇到了自己

 

没人在意一粒沙的始末

如果把它放进沙漠,或者放进眼眶

两种不同的空间

 

总是和思想者对峙极夜的长度

除去倒影池里的水,时间只剩下一具骸骨

寂静更加寂静。这巨大的宣纸

却无法写下母爱这两个字

 

静下来,让所有的喧嚣都静下来

掌心朝上,如一片片叶子接受阳光的奶汁

有风吹弯浮世三千意象

远方落下布景,谁从寒冷的月光里

抽出针线,把夜缝补成一件旧棉衣


凤凰诗人蔡晓芳 原名蔡雪芳,70后,福建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凤凰诗社亚洲总社常务副社长。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日报》(美国版)《诗选刊》《星星诗刊》《读者报》《山东诗人》《北方文学》《泉州文学》,新加坡、韩国、新西兰、美国、西班牙等国报刊,及各网络平台。作品多次获奖,入选多种诗歌年选,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韩文、西班牙文等。著有诗集《等一场雪》。

 

 

 

16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