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第三支社 岁月如歌

2019-10-26 07:16    作者:凤凰诗人    



虚构的人间(外一首)
文/琴子

流浪狗莫名依恋着村庄
或许它只是赖着那里的剩骨头
像我死死的幻想,深秋
丰盛的笑容

足迹延伸成了射线,源于对秋天的迷信
山谷里有必有的梨香,枫叶
像你攥红的手掌
小溪替我讲出实情,而我

一直目视前方,身后没有你
眼前也不是,山谷是虚设的山谷
直觉,在对错之间
荡出曲线

身后是前方的前方
文/琴子

故乡在远方的远方,梦
在彼岸的彼岸

斑斓与丑陋扭成的团,是尘世
跋涉总是在途中
河流不讲循环

富人与穷人互望间,轻易就找到幸福
漂泊者,守乡人
掺拌的苦乐各自捧着
我们用尽一生,背弃又追寻
懵懂初心,梦里家乡

【作者简介】原名:张永琴,笔名:琴子,辽宁沈阳人。走过田间地头,走过冷暖春秋。喜欢留几行小字,芬芳我的来路。



致一位颓废的残疾人文友(外一首)
文/龙飞九天(山西)

——当你笑时,全世界都在笑
       当你哭时,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流泪


灿烂阳光,照不亮每个角落
生活苟且,哪怕是苦笑也要回击
是的,霍金太远了
张海迪呢,桑兰呢
看看摇着轮椅的史铁生吧
看看蹒跚又摇晃的余秀华吧
即使站不成伟人的姿态
也要努力活出大写的人样


也许悲苦的生活生活压弯了你的脊梁
也许黯淡的日子使你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朋友
父母给了我们两个肩膀
苍天让我们以生命搏击命运的考验
不幸总是嘲笑懦弱者
做个主宰自己的强者吧
扼住命运的咽喉 它
使我屈服

蜗居里的吊兰
文/龙飞九天(山西)

陋室  简单到没有一个合适的雅名
一张床 勉强称得上家具
床上的大师们
仰慕好久了
只有梦中可以尽情交谈
时光老人很是吝啬 不肯赐予富足
即使白丁 也很少来往
从门到窗户四步
四步 从窗户到门的距离
窗台上有一盆养在油瓶里的吊兰
从不嫌弃这窄小
生机盎然
且有几丛幽香
在垂下的长枝上翘望

【作者简介】龙飞九天,原名张建军,山西晋中人。热爱诗歌,喜欢诗行。有诗散见于书刊和网络。




夜幕,撕开了一个缺口(外一首)
文/潘新民

夜幕,撕开了一个缺口
我把眼神放飞
满大街是跳跃的酒杯

这个城市丢失了距离
时间也变成了孤儿
走散的灵魂在寻找着眼泪

黑暗中,黄叶偷着跌落
果实在劳累中叹息
一群彩色的鸟儿把翅膀掩埋

星星来到了河边
青春在桥上冲刺
倒影在镀金的波纹中回归

一片纯净的角落
溢满了温暖和柔情
那朵玫瑰或许才是陶醉

我好想回故乡
文/潘新民

沉沉的月夜
水泥和冰冷的铁
黑着扭曲的面孔
夹持着我受伤的灵魂
眼还睁着却能做梦

端起一杯老酒
回忆儿时的笑声
换了几个酒器
想找一找萦绕的曾经
终于,看见那串
田间小路上的脚印

老柳树上的乌鸦还会唱歌
溪水边的青蛙还在跳奔
野花还是那么香
绿草还是那么嫩
珍藏的颜色已经泛黄
心里的念想却没有变形

我好想回故乡
穿过那片疯长的红柳林
看一看那座土坏垒成的矮房
开一开那扇吱呀乱响的木门
睡一睡那热乎乎的土炕
听一听那抹不掉的乡音

【作者简介】潘新民,网名,宇阳新维尔。生于河套,长于河套。工作、退休在呼和浩特,时有旅居新西兰、加拿大。种过地,当过兵,穿过检察服,走过经商路。平生喜好文墨,闲来涂抹几笔诗歌、小说、书法。鲜有诗文发表,从未追求建树,只为人生多点色彩。

 

 4、有朵花,要品(外一首)
 文/何建永

该感谢谁,该问谁呢
在往秋的路上
一心只想着果实
却邂逅了一朵花
一朵独特的夏花

禁止采摘,勿摸
人和人不同
就如,爱与喜欢有别
这花,要赏应品

草也好,树也罢
可惜与花不在同一个区域
想着花,望着远方
隐约听到了风声
还有雪花在飘

房前站着一个人
文/何建永

雨一直在下,一直在下
房前站着一个人
用目光丈量着秋的深度
一如立在枝头的花喜鹊
不声不响

站在房前
望着落叶,落叶重如钟
望着空旷,空旷里有风声
望着远方,远方也有沙沙声
望着走了一生的蒿草

风雨中的蒿草与之对望
笑嘻嘻的
几只麻雀
叽叽喳喳从头顶掠过
赏着圈圈涟漪,他自言自语:
去吧,想去哪就去哪吧
想回就回来

【作者简介】何建永,男。山西孝义人,笔名:人可。孝义市作协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山晋文化孝义研究会会员。喜文学,创作各类作品六七十万字,最擅诗歌创作,写诗六百多首。在《黄河》、《现代诗歌精选》、《草根诗刊》、《中国民间短诗》、《读写指南》、《汾河》、《孝义文艺》、《大方文艺》等纸刊和《诗歌周刊》、《凤凰诗刊》、《中国当代微信诗人》、《新诗百年》、《中外文艺》、《华语小诗苑》、《一线周刊》、《山西诗歌》、《世界美篇》、《全球情诗》、《上诗》等各大网络平台均有诗作刊登。



一片秋霜(外一首)
文/李道路
 
夜的回忆,点燃往事
一生的爱,把泪水洒遍原野
晨起的秋风,没有把它带走
秋霜一片,晶莹闪烁
 
花开一时,落英纷纷
摇曳的翠竹,滴着凄冷的泪
刺骨的痛,布满躯体
树叶凋零,灯火是那么的神秘
 
一弯荷塘,芦花飞霜
一条金鱼,望穿南飞的雁阵
白头翁的啼叫,回荡在空中
一声叹息,洇湿纸上的字迹与伤悲
 
亭台犹在,月色如水
台阶上的苔藓,结满幽怨
藤蔓爬满院落,一根根硬骨
惶惑不安,轻盈惨白

冷秋
文/李道路
 
正午的阳光,没有一丝暖意
阵阵的风,深深地透过躯体
亭台突然跌落在水中
几朵白云,瞬间被摇摇的亭尖挑碎
 
晨霜,白了一弯芦苇的头发
无名的花,拼命地开着
河边的垂柳,使劲地摇着长长的叶条
南园菊色,更是斗妍争奇
 
一块石头,冷了孤独的心
长满青苔的部分,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一棵老树,守着寂寥的原野
炊烟升起,满是青春的回忆
 
冷风,早已经准备就绪
打包了所有的落叶,踏上归途
放在台上的那盏烈酒已冷
还能否燃起久久退去的热情

【作者简介】李道路,中华文学签约作家,国际网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报会员,中国小诗协会理事,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366朵幸运花》,有诗散见《中华文学》《澳洲彩虹鹦》《中国小诗》《散文诗》《连云港文学》《长江诗歌》《苍梧晚报》等。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