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诗社 || 生命,是一场次第盛开的遇见

2019-10-05 21:48    作者:凤凰诗人    


1.生命,是一场次第盛开的遇见
   文/雅喆西鸶

遇见之一
--起点
血肉铸就的宫殿
那是母亲的身体
在最温馨的桃花源
单一的细胞音符
裂变为生命的华章
奏响了前进之歌
亦开启了新的征程

遇见之二
--出生
母亲的阵痛
是气势恢宏的交响乐
淋漓尽致
最美妙的旋律
是一声啼哭
亦是真正的启航

遇见之三
--养育
是双亲捧在手中的宝
竭尽全力呵护
用血浓于水的大爱浇灌
是生命滋润的源泉
亦是成长的催化剂

遇见之四
--汲取
是读书后的底蕴浓厚
是旅行后的眼界宽阔
是阅人后的智慧深邃
百川归海快乐充盈
是肉体的不断羽化
亦是思想渐进的武装

遇见之五
--自我
一个奇妙的约会
一种认知的境界
那是精神元素上的汇聚
成为灵魂
与肉身融为一体
相得益彰
亦独自升华

遇见之六
--物质
是现实中的真游戏
是适者增强
不适者逐弱的
社会淘金定律
是残忍的竞争
亦是定向的选择

遇见之七
--知心
是心灵的窗户打开
频率在线蝴蝶翩翩飞进
爱情之花绽放
友谊之舟扬帆
是情感的羽翼不断丰满
亦是无可替代的慰藉

遇见之八
--信仰
一种执着的追寻
是心灵的驻守
不离不弃
不灭不休
是肉体的最圣洁的嫁衣
亦是生命之舟流向的导航

遇见之九
--决别
生命的终点
最后的告别
以冰冷的躯体谨见死神
是自然之道
亦是亘古不变的人生轨迹

遇见之十
--褒贬
生命终结后的审定
是他人的客观评价
无贵贱之分
有好赖之别
可流芳
亦可遗臭

总之
生命之旅
是一场次第盛开的
遇见
演绎了生死之间的故事
有偶然
更多的是必然
看是无意
却有律而寻
众生亦然




2.被秋天呐喊出彩的日子
  文/Coral珊瑚

被秋天呐喊出彩的日子
储酿过春夏茂繁
落幕亦辉煌
大度滋养土壤一程温暖

果实成熟的香甜里
枯萎不再无力数落残忍时光
荒芜孤枝枯杆
借风雨凋零涤尽
腐朽

亲爱的秋天
我会和你一起用缤纷失落感伤
写成生命的另一种绝美
简单




3. 枕 头
余志成(上海)

醒来以后
最无视自己的是枕头
静静地歪在一边
知晓我晩上每一种睡态

哪一时期做了恶梦
哪一时段笑逐颜开
哪一时间泪洒枕巾
哪一时分被阳光催醒

我非常清楚
枕头不知道我的心思
但我坚信长相依的你
不再是绣花里的一包草




4.秋 颜
文/雅喆西鸶

承载了
春的孕育
夏的成长
厚实而华美

秋颜
便胜了春朝夏夕
雅韵无比
万水千山竞秀风姿
万语千言难叙其一

而今年的秋
因为
有七十年风雨征程
有世人瞩目的传奇
有中华儿女的炙热情感
从南疆到北国
渗透了浓烈的中国红
美得窒息

五星红旗猎猎飘扬
五十六个民族欢聚一堂
天安门广场盛世风采
镌刻成历史华章

所以
今年的秋颜
在我心中
在亿万中华儿女的心中
那抹鲜艳的中国红
永不褪色
伴我们同行
一代又一代
不忘初心




5. 等我回来
文/德(美国)

等着我回来
曾经的誓言
已变得苍白
我从天边走来
你是否还在
寻觅远去的背影
那份孤独
那份无奈

有多少人生
不能从头再来
有多少岁月
苍凉了独白

牵手的瞬间
这深深的爱
已经注入心怀
走过风雨
走过无奈
多少梦中相聚
分离总在千里之外

爱在挣扎
我已回来
如果还有未来
拉紧的手不分开
你是否还在等待
你是否还有那份真爱
梦一回
让我拥你入怀




6. 百望山
 文/叶虻

此刻你还不能陷入回忆
流逝的那一部分还需要
你从现代的节奏和生活中缓过神来

记忆啊 那些热烈的石头
在天际 我看见你们的告别和分手
泪水啊 只是一枚小草
在风里匍匐 而不肯踮起它们失重的脚趾

你只是回到它们身边
这山野依旧草木葱茏
它们依旧美好 没有欣喜和盼望
不像你 总是那么伤怀

请暂时不要叫我过客 好吗
像晚风 坐下来 带来树叶的哗动
像干涸而又再次溢出的泉水
还可以再叮咛
多么渺小的生活 而怀旧却又是那么的不同

山顶有荒芜的砖楼 野亭
山下是热烈的车海 楼群
而此刻的你像一座界碑
那么荒谬 又那么恪守

百望山 燕山的余脉
我曾住在山下不远处的地方
我下意识地眺望了一下
那个在窗口倏尔闪幻的身影不是我
那时他和妈妈住在一起
对未来还没有过多的筹划和不安

(2019年10月3日叶虻写于京西百望山)




7. 褪色的门
文/周建好

展开双臂
紧紧地拉着墙
抱着一方平安不放
任风雨在门楣上斑驳

阳光会拨开门闩
夜色会拉上门环
吱呀一声
把岁月嚼碎

从不拒绝敲门声
江南的春色从门缝中挤了出来




8. 雨落京城
  文/叶虻

雨落京城 已亥年 垂花门
雨在制造分别的味道

窗上有了流水 街景模糊
可庭院里枣花的香气 多么浓郁

那枚翡翠的扳指 斗笠碗里的油茶
远处的北海 雨洇湿了到达那里的街景

和你坐下来磕几粒瓜子 
慢生活指的是听雨并能甄别出
水的柔肠 一枚雨滴的复古 
和青花被火焰萃取前的身世

恍惚 梨花的错觉
其实我想说的是霎那 
和我们之间 总是氤氲 刻意的氤氲

去锣鼓巷买风筝吧
或者去约好的城南旧事
告诉车夫 追上雨水 如箭的雨水
比一比 谁是飞逝 谁才是一眸里的前朝

要么就回到记忆里的工笔
或者小失落中的写意 
垂下的画轴要用酸枝木的
远山 淡水 隔着小乖张的我们

最后那句吊嗓一定要清唱
雨声是天赋 需要这样的品

前门楼后面住的不是一代代帝王
是我们的小生活 记忆里的惆怅 

雨落京城 已亥年 垂花门
不要叫我们过往 不要叫我们光阴里的弹指

(2019年10月5日 叶虻写于崇文门花市南里)




9、脊背上的爱
   文/龙平

暗夜隐退,粗犷的棱角
又一次从黑里渗透
强弓似的脊背,使天空有了弧度

又一轮朝阳,被黧黑的脊背驮出
草尖上所有的露珠,便爬上了
那张沟壑纵横的脸

背的宽阔,足以容纳
填充饥饿的植物,肆意生长
也足以让我的小脚丫
踩在颠簸的船里,闯荡天涯




9.给母亲照相
文/黄春祥(中国江西)

那一次回家
给母亲照相
母亲高兴地配合
摆好姿势
照了一张又一张
可胶卷洗出来之后
没有一张让母亲满意
母亲说照得不好
她没有相片上那么老
我一边安慰母亲
说我不是专业照相师
自然照不好
一边偷偷地落泪
母亲已经老了
我无法抹去时间
刻在她脸上的皱纹
无法把她稀疏的白发
重新变稠变黑
以后回家
再不敢给母亲照相
怕她因此生出垂暮之感
影响以后的生活



执行主编:冯雪莲

荣誉推送:凤凰诗社美东诗社社长 :海 伦


6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