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西北分社||雨水洗涤了秋色。日子,总是笑着

2019-09-20 06:23    作者:凤凰诗人    

上刊诗人:晓君一生何求
【推送语】诗人总能用探索的目光和追求的精神,在漫漫的現实生活中去发现、去追寻、去激活艺术的灵感,把人人都能看到,件件都十分平凡的情景和人物加以提纯、加以升华,从而变成诗、变成音乐、变成哲学!(宇扬新维尔)


我的秋天
 文/晓君一生何求

此刻,风吹草低
一棵树,是安静的,始终朝着一个方向
看我怎样把目光举高

我的身旁,秋天的臂膀
擎着一片蓝天
鸟鸣的合唱,恨不得把这个季节
喂饱。我的这些文字
发表在成片成片的玉米和
一岭一岭的草尖上

我的秋天,就这样
款款的脚步声里,舞动着饱满的谷籽
和一朵盛开的菊花

我随意捡起一枚落叶
大地,就是一片金黄。风从北来
我不敢告诉它,那么美
像梦一样。太阳领了一份
我也领了一份

父亲不在了。那群羊
在风中,叫着
从秋天走过
 文/晓君一生何求

雨水洗涤了秋色
日子,总是笑着。他从一片红枫走过
水刚从深山里出来。于是
他乘一叶扁舟,顺着生命的峡谷北上

那么遥远。村庄在河流中向着远方
他看见,每一滴水都长着鸟儿会飞的翅膀
飞出二十四个节气的高度
那是风之舞,火之舞,雪之舞

昂首,他沿着一群麻雀走过的路
要我这首诗另起一行
故乡的河
 文/晓君一生何求

故乡的河,不急不躁
和着秋天的走向,向北。向着蠕动的春天
我的母亲。在天空的眼睛里
轻轻的微笑着,洗过一样干净

九月的阳光,撒腿就跑
母亲走的那一年。有好几次,我看见
父亲的眼角上挂着一条
亮晶晶的河。一只鸟,迎风走来

那么吵,又那么净
轻松地把整个天空背在身上。站在河岸
和我深深的对视着
离开这里,我还没有想到其他更好的地方

河水叫了我一声。风也叫了我一声
看过去,河边的的芦苇
提前白了头。于是,我开始了
对颜色的辨别
秋声
 文/晓君一生何求

一串一串的风,串起一声一声的鸟鸣
站在一片高粱的肩头,丈量
秋天的高度。每一粒风声,都隐藏着翅膀

风,制造的颜色
越来越浓。一枚又一枚叶子飞向草丛

而我,也是其中的一片叶子
在时间的跑道上,听着秋天的声音

快要熟透的高粱,仿佛正替另一个我
与天空作伴。更大的风在吹着
途中,我听到一条河,倾诉着清脆的誓言
九月,他铺开时间
 文/晓君一生何求

一个善于捕捉气候的人,用庄稼缝补
破碎的风声。叶片上,太阳经过转轮的摇动
他的高梁,已升华成酒精的烈度

秋风站在路口。不远处,白云落进羊群
他点燃一支烟并把它交给风。飞走的,只说旷野
天凉了,他拍了拍秋的肩膀。心事,捧起夕阳

天地很大。他铺开时间
日光和我走在纸上。而他,安静地淘洗着生活
一双灵魂的手,取出小草的火花
为路过的田鼠照亮前方
故乡,红色的火焰
 文/晓君一生何求

一枚枫叶落在我面前
深秋,来了。又一枚落下,我来到了故乡

是的,一个轻松的转身
有些故事,便已远去
一场雨,把所有的草木洗了一遍

辽阔的样子,把我拉近。又推远
目光里,一滴雨
坐在一片枫叶上,一条河,流着血

于是,我借用时光的眼睛,抓住
一片一片枫叶。把自己抵押给春天
秋的故人
 文/晓君一生何求

菊花,闻了闻秋天的味道
把目光转向我。转身的瞬间,季节的颜色
把自己点燃
我的眼睛,是一汪秋水,海一样丰盈

我们,把彼此的姓名
反反复复地,诵读。风吹风的,心跳的声音
把云朵举高。我的影子里,天空
长得越来越美

又一朵菊花走来。它一上任就宣布
季节,一次次的“痛”。寒风把它吹成一棵树


【作者简历】晓君,实名孙光溪,山东寿光市,1959年人。干过农民,党政,企业;种过地,写过文字,做过管理。2013年开始学写新诗,已出版散文诗歌集《土地,根》;诗集《时光的影子》;《半亩江湖》等三部。先后担任左岸风文学网,中国诗歌网,北京诗人论坛,西部作家论坛现代诗歌编辑。


主   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茉莉花开
本期推送:西北分社社长青春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