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上海阵线|| 借微风放飞所有的纸条,青春在一张张车票中画上句号

2019-09-03 11:15    作者:凤凰诗人    

或许我不是天使

    /田宇(学生)


或许我不是天使,

降落某个夜中。

一切的感觉,只为品尝每一次心痛。

或许我是个天使,

重生某个夜中。


一切的雨风,只为准备下一次彩虹。

谁又能想到命运不可左右,

谁又能想到生命如此的无情,

谁又能推倒已存再一次变更。


谁又能想到萍水不可重逢,

谁又能想到生命里,

所有故事早已定,无论人多虔诚。


【校园凤凰】田宇,又名邓瞻,字思远。凤凰诗社上海阵线入驻诗人,词作者、羲之书画报签约诗书画家、中华辞赋社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风沙诗刊》主编、清照文化艺术协会会员、采风协会会员,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氏。其作品已发表于《泉韵文学》、《2015年诗歌百家精选》、《齐鲁文学》、《文学月报》、《风沙诗刊》、《华人歌词》等杂志书籍。2017年荣获第三届“中华情”散文诗歌大赛金奖

 

 

沙与沫

   /马千里(学生)


沙,是静静的等待

等待潮水送来她爱人的亲吻

眼巴巴望着无垠的海面

在炽热的阳光下暴晒

从来不曾想过放弃

她知道她的沫总会到来

只是不确定时日

她只知道他每次都乘风而来

又乘风而去

她了解沫,所以没有纠结

静等那一刻的清凉的拥吻


沫,是匆匆的浪子

好不容易爬上岸

又急匆匆地下了岸

他深爱着沙,却又如此急匆匆

好像有神的力量在拖拽他

他了解沙的等待

他无法抗拒沙的爱恋

同样无法抗拒风的力量

所以他爱得快乐

同样他也爱得痛苦


沙与沫是一对永恒的情人

除了涨潮时的短暂相会

就剩下了无数个白天黑夜的思念了

这样的爱算不上惊世绝伦

但也称得上永恒不朽


【校园凤凰】马千里,原名马子体,四川凉山彝族学生。现任凤凰诗社上海阵线编辑。喜欢观察生活并记录生活。喜欢诗歌并爱写诗歌。


 

 

告别年少

 文/且听清风司月(学生)


书桌里藏着的是曾经你写的纸条

我曾想把它们一直留到我们变老

在公园湖边的弯弯小道

坐在长椅上看着你558傻笑


列表里都是你最爱的音调

原来可以因为一个人改变爱好

巴黎铁塔的流星是那么美好

现在依然不舍的换掉


岁月静好一点点慢慢溜掉

我有了胡须你画了睫毛

回家的路上少了欢笑嬉闹

逐渐喜欢了咖啡苦涩的味道


卡布奇诺上的原来都是泡泡

像你的影子在眼前微笑

你不再需要我哄你吃药

天凉了有人给你添上件外套


青春在一张张车票中画上句号

课间从五楼跑下只为和你说笑

在操场边靠着数星空的味道

看春风吹过夏的秋雨渺渺

岁月在我们的眉间画上符号


你脸上的腮红和嘴角的唇膏

一直没能牵你的手放肆的跑

听山水之间和雪落下的心跳


青春不再是

笔尖的情书和回家的嬉闹

放下咖啡习惯了茶的味道

不再熬夜等流星后的破晓

带上面具看灯红酒绿的喧嚣


一个人的城市学会告别年少

不去找他是我最后的骄傲

雨过天晴借微风

放飞所有的纸条

换掉熟悉的歌单列表

某一天在街角碰到

你们跟她再说说当时年少


【校园凤凰】王颢然,90后,月亮孩子(白化病患者),来自吉林辽源。凤凰诗社上海阵线入驻诗人,职业大学生,业余公益人,兼职新媒体运营,混迹学校各大社团。自称是个诗人,也算是个文艺青年。

 

 

梦中的信

 文/张玥苓(学生)

  

夜雨的背后藏着朝阳

谁都不会想到

孤独的黄昏,夕阳的泪水

是下一轮日出的倒影

  

滴滴的分针

倒像是夜间的音乐手

只是琴弦稍微有些单一

保持着同一个调子

唱响生命的第九交响曲

那么激昂,那么震撼

  

梦中的戏剧

有些滑稽

把天边的彩霞与城市的街头融为一体

我看不清故事的结尾

正如故事开头的懵懂

  

提起信笔

对着排排的大雁比划

又对着信鸽呼唤

终究,收起信封的匣子

连带着春花秋月

扔在记忆的角落

   

【校园凤凰】张庆芬,笔名张玥苓, 凤凰诗社上海阵线入驻诗人 ,四川省盐源县泸沽湖人,兴趣爱好广泛,擅长写作、绘画,且在音乐、演讲、主持、书法等方面都有涉足。性格热情,开朗,为人正直,善良。写诗一般零时起意,喜欢记录某一瞬间的情感。知识作舟,诗情作浆,以泸沽湖为起点,开启诗意人生。

  

值班主编:蓝旗格格
责任编辑:赵立群  刘延豹
荣誉推送:上海阵线社长贝拉维拉

6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