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诗社海外分社//现代诗歌五首

2019-07-11 20:25    作者:凤凰诗人    




【推送导语】 小雨点一滴两滴落在我光滑的的手臂触摸尘埃的厚薄

 

[本期诗人] 江家云唐义长舞韵 美国冯岩沙玛中华(排名不分先后)

 

[推荐语] 唐一、谢虹、吴垠德国)静好英国)

 


 


1、感伤如一杯薄酒

/江家云

 

小雨点一滴两滴落在我光滑的的手臂

像是测试一条河流的深浅,又像在

触摸尘埃的厚薄,人心的高低

我本能侧过脸,躲过第三滴。待我

打开怀抱,小雨点没有如期来到我手心

遅疑,试探,我们终未爱上对方,终未

在这个风轻扬的黄昏,走进同一座教堂

  

【推荐语】作者通过从写小雨滴如题,写出了人间的爱情取舍。对于爱情,适合就在一起,不适合就放手,不要留下遗憾,变成伤感的薄酒。(唐一)

 

【诗人简介】江家云,笔名云儿,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香港诗人联盟永久会员。习作散见于《诗选刊》《中国新诗百家选》《映山红》《呦呦诗刊》《黄河三峡文艺》《雪峰诗刊》《香港诗人》《淠河》《中国诗歌影响》《辽西风》《齐鲁文学》等纸刊。

 



2楚大夫回来了

/唐义长

 

一个忠贞不渝的诗人

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孤独

 

我每天都要去江边两次

早上,去把江中的鱼虾赶出家门

晚上,去催促鱼虾早点入睡

让楚大夫安心创作

 

我带上酒,带上诗

什么都不管

只管饮酒

吟诗

 

秭归啊,秭归

你老在头上声声呼唤:

我哥回,我哥回,我哥回啊

 

他又纵身一跃

披着芷草,轻轻地

从云中走来

 

【推荐语】有关端午的诗歌看了不少,颂歌缅怀得多,立意新颖的少。这首诗的作者从观察辨认他者开始,逐渐融入自我意识,心怀悲悯和大爱,饱含朴素与圣洁的情感,在现实与虚境中行走吟哦,并最终神秘地抵达一种精神高度,在美好的呼唤中获得重生,这个重生与其说是楚大夫的,倒不如说是作者自身境界的一种智性思辨的升华。(谢虹)

 

【诗人简介】唐义长,笔名唐一、仁义流长,英文名Jackie,男,苗族,贵州松桃人。凤凰诗社海外社入驻诗人。松桃文学沙龙核心成员,松桃作家协会会员,铜仁市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21世纪初开始创作并发表文学作品,有诗歌、散文、散文诗、杂文、随笔、言论、文学评论、人物专访等100余万字发表各级报刊杂志及文学期刊,多次获奖。

 


 


3夏雨

/舞韵美国

 

眼前浓雾弥漫

楼宇躲在薄纱帐后

高耸的教堂顶

模糊了锋利的塔尖

烟雨艳遇

 

风卷着水滴

吊坠在天灰色

哗哗作响是天的眼泪

滴落在树叶间

碎在美人蕉心里

 

连日的雨滴

抹不去悲伤逆流

像含蓄的道白

引开无尽模式

猜测是美的风景

模糊是想象的魅力

 

雨滴狂中停息

喘着气

虚晃着疯狂

咏叹调的高吭

止不住一曲相思之力

 

【推荐语】相思的伤怀,究竟是极致与狂乱还是含蓄与朦胧?抑或它本就说不清道不明,是一场复杂情绪的纠葛。(吴垠,德国)

 

【诗人简介】Grace M 舞韵 :美籍华人。爱舞,爱诗,爱朗诵。喜诗海里冲浪。

诗歌发表在多家网刊

Poet Biography:

Grace Macnow is a Chinese American.  Loves dance and poetry.  

 



4吊臂

/冯岩

 

用两条钢丝吊起低处的卑微

不断向高处举起沉重

拉伸生活的转角  堆积

圆的 方的也有些体面的

转过身有哭的也有笑的

也有找到自己的位置安放吊臂下那颗被移动的灵魂

 

有人升起也有人坠下

还有些在吊臂下游弋不定

寻找自己的高度

 

我就像被吊臂吊起的尤物

放回原处还是与吊臂垂直上升

成为黑暗里的蝉蜕

入药还是随风飘荡成为躯壳

 

风不小心走漏了信息

吊臂依然起落

 

【推荐语】具有诗歌灵性的人,往往能从任何看似习以为常的事物中寻找到命运人生与心灵世界的隐喻。因此,诗人笔下的吊臂已不再是吊臂本身了,我们在它的起落中感受着复杂的境遇体验和深沉的生命思考。(吴垠,德国)

 

【诗人简介】 冯岩,笔名小河马,现居大连,高校教师,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副教授。学术论文20余篇;外语专业主持人立项10余项,学术专著四部。2012-2013年度美国西俄勒冈大学访问学者;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1989年开始在省、市报刊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人民日报》《诗选刊》《诗歌月刊》《芒种》《辽河》《中西诗歌》《诗潮》《海燕》《读者》《天池小小说》《青海湖》《北方文学》《延安日报》《辽宁广播电视报》《营口日报》《海城市报》《大连晚报》等,诗歌散文入选多种年选、合集版本,有诗歌散文获奖。

 



5写给环卫工老婆

/沙玛中华

 

冷风与热浪拾级而上

犹如一个打着饱嗝的醉鬼

总在黎明和傍晚与你

撞个满怀

 

头顶着狭窄的天空

疲劳缠绕在腋下

脚步间飞溅的汗花

窜来窜去

 

一个蓦然回首

曾经的风采绰约有致

街灯装扮了夜

而岁月包装了你

 

披着寒暑清扫出天地

不做春天的祭奠者

也要追赶金黄色的秋季

让灵魂很干净

 

【推荐语】一首朴实却饱含真情、感人至深的情诗,曾经风彩绰约的女孩,经过长年的风吹雨打,披星戴月,清扫出一片干净天地,把美丽带给大家。自己的美丽,却渐渐地被岁月包装,唯街灯爱惜你,为你装扮。虽然你做的是最脏最累的工作,但你的灵魂却很干净,象金黄色的秋季。本诗活泼,巧用动词,形象生动,于无声处抒发了诗人对环卫工人妻子的爱与尊重,让读者联想翩翩,佳作。(静好,英国)

 

【诗人简介】沙玛中华 ,四川乐山人,彝族。爱好诗歌,偶有诗歌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多家刊物特约作者,《山风》诗刊主编



 

 

主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谢虹

荣誉推送:海外凤凰诗社 厉雄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