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Z0063】夏胜平组诗五首

2019-06-13 08:12    作者:夏胜平    

 

 

 

HMZ0063】夏胜平组诗五首

 

 

夏天纪事

/夏胜平(安徽)

 

(1)游泳

 

 

河岸。入水前,一位带救生圈的女人,她说

你别下河  , 话音刚落

一只白鹭站在河面上

它洁白的羽毛,红色的唇

正像另一个女人

魅惑我一种激情,促使我

奋不顾身地鱼跃河水

 

河流很舒缓  ,没有漩涡

温柔地让我失却警惕

河底的鱼吐了一个泡泡

石缝的间隙喷出一朵朵细浪

 柳树的根也冒了一粒粒水珠 

这些水底的动态物

它们都是阴性的凉

涟漪的寒一寸一寸的抽尽

我身体的阳刚之气

 

白鹭开始讥讽我

它在水中嬉戏,整个身体在阳光照耀下

就是生怕,平静的河面下

 暗涌的寒战

 

已经没有颜面 ,大声呼救

漂泊而来的救生圈

旋转的速度似乎太慢

河底下等待的鱼似乎太快

此刻我的内心,开始吞噬

自己,必须让自己死去

另一个自己

 

 

(2)风铃

 

 

摇摆的叮当声,虽有金属的含量   借助多事的风

敲碎冷漠中的孤寂

那些鸟语的鸣唱

人类永远不懂  ,愚味中的自由    充其量麻痹气阻的神经

 

开朗的乾坤,歌舞升平的

大地和天空,阳光倾泻

暴风收敛了牢骚的脾气

铃缺少了活力,和生绣的岁月,  陈列历史的博览馆

 

这座博物馆,永远上了把

打不开的锁,风铃被囚

 

 

(3)夏天的颂辞

 

 

雷霆的声音消失了逆流的

电波,  暴雨被风裹挟

天空的蓝   ,云朵的白

河流的茵碧  ,大地肥沃的黑土    所有的关联

春天疗伤了冬天冻裂的肤体

 

蓝色的天空  , 红色的梦

宇宙飞船惊煞了鲲鹏

银鹰穿行白云   天鹅羞涩于翅膀没有含金属的元素

美丽的名川,漂流的游人

弥补了白鹭的缺憾

唯有黑土地的蚂蚁和我

在夏天的颂辞中

用汗  ,喂养那些关联

 

我的父辈  一个世间的长老

他说,我们流的血浓于水呀

 

 

(4)为母亲挽歌

 

 

初夏。阳光下的泥土仍然湿润   

孩提时代,母亲说过:桃花开在春天,凋落在春天  

这句话,我至今才懂

 

历史啊  !有过一场场六月,凄凉、悲催结疡的寒雪

那个年代,母亲指点我

青山依然葱绿,青河依然澄碧   我似懂非懂

 

如今,我目睹一座座长高的大山

凝视一条条延伸的河流  

悟性中觉醒:我的母亲

千千万万个母亲的血肉之躯

溶解于养育她们的故土

潮湿了江山  ,所有儿女的心

 

山川在一个又一个世纪牢固

温柔体贴着苍穹

母亲的头颅始终仰望着天空

一只凹陷的眼窝装的是我

另一只眼睛凸起

花落后的瓜熟、果透

正是儿女们用身体的亮剑

解剖

 

 

(5)五月

 

 

五月,很多话按捺不住

桃子在桃花凋谢后

在不同的天气中,接受

光照  ,也不排斥雨袭  

它用生长的成熟,绝不轻易坠落

桃花融化的热土

 

好比我  ,骄傲五月的首日

那些撸起袖管的布衣

举起高过三千丈黑白相间的头发

撩拨低沉的阴云

 

当镣铐砸碎成为铁器

回炉熊烈火焰,铸造的云霞

簇拥的是殷红的血液

一百年前  ,我们民族的青年

复活了炎黄子孙的青春之心

 

大时代的五月

一枚枚果正在酿制甜蜜的秘方

一个个人因铁锤的冶炼

焊接抵达前方的桥梁

河流中,顺流的时间

逆流破浪的甲板,抚摸激流

似龙腾空海的宽广

 

而我,从这一岸开始泅渡

河的对岸,旷野

万紫千红的花朵召唤我

我们一同绽放, 五月的光

 

【凤凰诗人】夏风,实名夏胜平。安徽池州人。凤凰美州总社顾问、中诗网微编辑。以及一些诗平台顾问,总编。八十年代开始在纸媒发表小说、评论,诗歌等作品。有诗作入选国家正规出版社的多种诗集。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