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组佳作

2019-04-11 08:33    作者:凤凰诗人    



瞬 间
文/丰月

1

眨眼的时候,一朵花开了
眨眼的时候,它又败了
不是吗?
一滴雨落下来时
另一雨也落下来,之后
哭泣就会停止
就像亡者进入火化炉的刹那
风快速地擦掉天空的那一袭青烟
天空多么干净啊!
面对死亡,心房是那样的空明
留不下一丝苍白,承接灰尘

2

是这样的啊!在人间
我们无数次涉过重生的河流
在一个叫岸的地方
常常失去渡口
也常常失去停靠的码头
常常错过彼岸花开放的时间
常常目送背影远去
常常抓不住回眸的一笑
常常把眼泪呈给时间的风暴
常常风干那些悲伤的时刻
在打开一瓶酒的刹那,拿出来
置换成一曲人生的绝唱

3

每一秒,都在消解生存的辽阔
我拒绝黑登堂入室
拒绝鸦的羽抖动死亡的颤栗
拒绝惊悚于梦魇饕餮的盛宴
拒绝黑毫无秩序地挤进黑
在我翻动一本诗册
或者合起分行的文字时
在开灯,或者关灯的一瞬
我要点亮心中的万千灯火
在石化的骨头中抽出倔强和倨傲
撑起这人间夜色里唯有的光明


指 间
文/丰月

那些握住的和握不住的
是不是都会从指间漏掉
伸开手掌,五指并拢
岁月的纹路清晰如沟壑
在逶迤的茧山上流淌成河
没有人踏岸而歌
风吹雪落,赤热的阳光下
手心的苍白依然如故
空空的,我双手无数次
轻轻揽过的林川啊!
寂静而虚幻,即使鸟啼之声
也会在某个季节稀疏了
这人间喧嚣和无尽的悲欣
空的,是我指间惟一的留白


文/王者归来(中国)

我愿做一棵小草,
带着晨露,
拥抱朝阳,
在春风中微笑。

虽然,
我也有忧愁,
虽然,
放不下些许烦恼。

可我清楚的知道,
生活还将继续
梦想的光环于眼前闪耀,
必胜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

就像哲人说的那样,
不要以为自己很渺小,
心存大爱,
敢与天公试比高。


谁在泥土深处悲鸣
文/红尘一笑(陕西)

他们只是低到尘埃的农民
面朝黄土背朝天就是他们的宿命
如今早过了六旬
帐户上没有多少养老金
一生的血汗儿女费尽
物价飞涨的现实
只有粮食蔬菜水果最实惠
他们也很愤懑
总是一遍遍把政策咨询
每月几十元的养老补贴
让人心累
几十年波澜不惊的粮价
仅能维持生存
农资化肥机耕过后
收入帐单愤不能自焚

谁在泥土深处悲鸣
哪里是他们的春
只能在梦中一次次追问
望望天上的流云
在冬暮年关黯自伤神


今夜 凉月如眉
文/褚向平(河北)

三生石守着小清河已有三世
至今 翘首以待 沉默无言
我知道三生石是为三生莲 守候未来
天上 涛走云飞 像极了昆仑山
大气磅礴丢下的诗行 冷峻明亮
今夜 凉月如眉 红颜憔悴
有伊人为什么在心底下起雪
倦鸟声声烈 不知怨谁
心事难测 似沟壑 越来越近的年关
太迫切 能否留几枝青梅 一绺时光
倾听 倾诉 或告别最后的残余忧伤
其实 眷恋久了 不必说出
静静思念反是救赎
西风逊东风 就这样 
手握一纸约定 由小清河开始
等那十里桃红


对话者
文/孟梦

别暗示我,坝上风劲
此刻,我才不在乎是独处还是群居
你不会晓得我在坝上的心境
树笔直地站着
经年的故事藏于年轮里

我能读懂路过的云
我能辩识叶子绿叶子黄叶子凋落的声音
我能跪拜江水,跪拜鱼游
我能嗅到炊烟袅袅
我能在坝上失声痛哭,在坝下狂笑

别嘲笑我,不谙世故
我从未想过自己,我知道你不能
我从未亵渎过自己也从未失去过自己
我知道你不能
你疲惫吗,不然怎么笑得那么突兀
我说我不会揭开你不愈的痂
你信了吗

哈北坝上,总是四季分明
雨来了就来了,雪落了就落了,我站着
执拗本不是我想要的


文/远山

雨下多久,
就会有多少个晴朗等着我

就如提灯人,
点燃了多少个昼夜
就深藏多少个日光的眷恋

忍受着雨水染透我的蓑衣
忍受着一座城,城门的紧扣
忍受着幽巷再无可路过之人


忍受着让我横穿千里,
穿过足够风雨,寻我片刻停留,翻晒,打开手臂
听着万物轻微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