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2019-04-09 02:59    作者:凤凰    



清明.祭亲
文/洪义

四月又近清明
春暖花开的人间
无法遮掩公墓陵园
及内心悲凉

狭小的盒子
装着父母的骨灰和灵魂
五十年前
父母从湘南走出
异乡的土地下葬满了
外乡人的姓氏
回不去的故乡,至今
还念唠着他们的名字

俯身跪下
多给父母烧些纸钱吧
好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
过的好些
千言万语和眼泪原路退回
四月的心情
和这无法停止的思念
需借一场风雨埋进心里      


沙尘暴
文/洪义

整个冬天
都沉睡在沙漠深处
清明刚过
便掠过戈壁,峡谷
从贺兰山穿越而过
所到之处
狂风卷起沙砾尘土
在狂暴的怒吼中
撕毁了春天的面容

风携沙飞舞
击打着村庄外
那些老弱病残的杨柳
草木再一次弯腰低头
颤抖着身姿,忍受沙尘
的蹂躏
睡醒的蝼蚁,想借柔弱
的身躯,围成一堵城墙
牙齿与双唇
再一次紧紧闭住
口罩无法将尘土拒之鼻外

晴朗的天空
在天地间逐步退后
时光倒流回楼兰古国
在风与沙的嘶吼声中
掩没掉一切
肆虐的沙尘
慌不择路的铺天盖地
关闭所有门窗
在郁闷的腥气中
这个春天,注定
要被沙尘强暴


春燕
文/洪义

不在顾及
冬天的颜面
树梢上
一闪而过的春意

轻盈的翅膀
在忙碌中,穿梭
与田园,农庄
背负着时光的剪影

衔泥入巢
把春光铺入心房
是明日憧憬
生生不息的希望

今又清明雨上
一声春晨啼鸣
叶不舞,花不落
无处凋零,生机之上


思.母
文/洪义

看不见
母亲的慈祥
触摸到
墓碑的冰凉
思念
在纸钱中燃烧
化为灰尽的
只是心里的哀痛
父母
在地下长眠
儿在
人世间流浪
今天
儿跪拜在父母墓前
快五十岁的人
真的想娘


春光三月
文/洪义

三月的春风
已将山泉吹奏的叮咚作响
候鸟扇动翅膀
春天便从南到北
又从北到南

风挽着云朵奔波了一年
终于吻开了桃花的笑脸
被阳光践踏的春草
守望着乡土,窃窃私语

明媚的季节
多么柔软谦卑
树木,花草,蜇虫及
鸟鸣的方向
都轻轻抖落尘泥
听春雨拔动撩魂的弦音


饮尽春色
文/洪义

未尝西湖好龙井
怎知江南春几许
阳春三月
杭州早已山青水绿

不必急着郊游踏青
掬一捧暖阳,煮沸泉水
倒入清澈见底的乌镇

只需轻轻晃动一下
几片绿色,便上下翻动
闭目养神间小饮一口
这江南的春色就尽收眼底

            
文/洪义

曾经
孤独、挣扎、窘迫、
惶惑,面临绝境
亦不曾放弃的每个自己
那种四顾苍茫、无以言诉之伤
如末路独狼一样脆弱
仿佛多么容易被打垮

而本性的身体
每每又被
不灭的血性所驱动
在一次次的撕裂、打碎中
勇敢地解构、重建自己
死去、又活来,
倒下、又站起来
如许炼制出
一种庄严的生命的本真质感

促使我们
初心不灭,诗心不灭
在高处不胜寒
的苦寒之地能王者归来


在一朵兰中闭关
文/冰心(春意朦胧)保定

在这个爱恨情仇的俗世里
揣一颗卑微之心 低些再低些
扑灭心中的火焰
让滴落的高贵 穿过夜的黑
不再肆意疯长

有风吹过 轻些再轻些
不要惊落那朵兰 她不会重返枝头
娴静 偶尔也会被风撩拨
这朵含香的花 依然羞怯
姿态如此端庄 优雅

三千汉字 苦涩成行
凄凉就着孤独
今夜忘记自己是谁 悄悄熄灭尘世的星芒
紧一紧红袖 挽起痛苦和愁肠
将自己 在一朵兰里颐养


女人妆
文/冰心(春意朦胧)保定

我的杏花 开在那年三月
粉嫩装满了眼睛
一个媚眼 就是一束迷光

我的小妖精 姣容夺魄
调皮的从窗口递进细雨的浅春
你懂 我内心一定激情涌动

你如着妆的女子
和晨曦辉映着光芒
更灼疼了天边的落日

一阵风剥开一片片翅膀
你的心蕊 低吟浅唱
谁该离去 谁将登场


(1)初春
文/孙正建

风柔雨润沃,
嫩绿破土新。
芽欢喜云淡,
媚眼碧水映。


(2) 动车
文/孙正建

离弦,
千山过。
刹那,
逝沟壑。


(3)岁月
文/孙正建

浸透星,
碾碎月,
不弯脊梁,
依旧。


(4)落霞
文/孙正建

黄昏后,
彩绚半碧空。
泻霞光,
葱郁馨香抒锦绣。


(5) 路
文/孙正建

风雨蹉跎,
残酷中搏击。
满卅荆棘,
尘埃庸风去。



 
24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