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桃花

2019-03-13 22:51    作者:白云悠悠liu    



失落的春天
 文/周建好

别问我为什么
把一江春水掏尽
我只想掬一把蛙声
赶走异乡的寂寞

花井然有序地开在城市
我都叫不出它们时尚的名字
能叫得出的
都是很土气的
它们杂乱地开在故乡
把故乡的春天逼得很挤
我赶着的农具
常被春天撞缺

在这异乡的城市
每夜就只能掏江里的春水


三月桃花
文/婉君

桃花又开了
它们像害怕似的挤在一起
怯怯地红着,粉着深入彼此的影子
风一吹,晃得人心疼

两只鸟在天空来回穿梭
没有丝毫疲劳
好像整个桃林都是它的
整个人间也是它的

我突然情意绵绵,想打一个很远的电话


三月,爱的托举
文/蓬麻生

羸弱的像弱柳扶风
喝口饮料
也拧不开瓶盖
发起火来
”雷” ”雨”交加
一瞬间声泪俱下
大有山崩地裂之势

做了人妻
成了人母
难道就变成了钢铁侠?
下班顾不上歇息
就忙着洗衣做饭看孩子
上有老
你要赡养
下有小
你要抚养
上厅堂
入厨房
周全着一个不能周全的家
只恨
自己不是哪吒
有三头六臂

曾经的公主病
痊愈了
瓶盖拧的开了
委屈不会哭诉了
困难不在逃避了
仿佛
自己就是那个美少女战士
披上了铠甲
往返在事业和家庭的征途上
绽放着墨梅的清香
托举着爱的阿拉神登
有你的地方
就有三月的光芒
像春风般和煦
像清泉般甜美
你是流动着的三月花
开在各行各业的枝头上
用辛勤和汗水
滋养着满树的累累果实
有种自信
叫巾帼不让须眉
有种伟大
叫为母则刚
有种牵挂
叫慈母手中线
有种清深
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有种力量
叫以柔克刚
有一种花
那就是咱们女人花
人面桃花相映红
最美
还是你


赴一场春的邀约
文/我心依然(北京)

渴望三月的风
把我吹成一树若雪梨花
奔向你
如云朵依偎着蓝天

盼你的温柔
点燃我的痴情
开成一枚永不凋谢的花朵

星云里,摇曳着你一颦一笑
不知。何时
路过我寂寞的城

既便花落成泥,发如雪
我也会在你的微笑里
舞出一个
草长莺飞的世界


如 果
文/董振平(辽宁)

如果你是白云
我就是那大山
结束你漫无边际的寻觅
把你抱在胸前

如果你是大山
我就是那清泉
解除你心灵的寂寞
为你弹奏动听的琴弦

如果你是清泉
我就是那卵石
接受你爱的温存
一生把你陪伴


我渴望
文/梦嫣然

我渴望
我有一双翅膀
不是为了飞翔而飞翔
在心中指定一个方向
因为
我深爱着我的南方和北方

我爱南方的杏花春雨
我爱南方的莺飞草长
我爱在南方的乌篷船上飘荡
还有那醉人的江南雨巷
尽管
我不是那个幽怨的丁香姑娘

我也深爱着我的北方
北方是我出生的地方
这里有我的至亲至爱
有我的红枣还有大豆高粱
烤地瓜的味道胜似十里酒香
北方的汉子粗犷豪放
北方的女子淳朴善良
可惜
我的生命中缺乏暖阳
三月的北方有些薄凉
倒春寒是我致命的硬伤

我渴望我有一双翅膀
和迁徙的燕子一样
永远驻足在万紫千红的
地方


父亲
文/大漠飘雪

惊蛰的序幕拉开
布谷鸟鸣唱,候鸟牵来流云万里
春风引诱向生的光芒
大地层层泛绿加彩

父亲哦
我们都在煎熬长夜的胆汁
深邃却如此不同
当你在五更添上第一道草料
我已把亘古的甲骨文敲碎咀嚼N次

我们都在耕耘大地 
汗水倾泻的如此疏密有别
当你用银色的犁铧覆下第一排种子
我在用心临摹生命的经文

我们都在豢养生灵
放牧的领地山水相隔
当你抚摸着心爱的羊群数了又数
我的视线已从陆地移到海洋
对一尾鱼的七秒记忆生出无限涟漪
浪费无数闲情逸致

我们如此深爱黄昏
你走进黄昏的山坳里
我在欣赏着你走进黄昏的画卷

落日西坠
父亲的牛羊归位
众星点燃夜的灯火
父亲的鼾声回荡在我的梦中

值班主编:白云悠悠
本期推送:凤凰诗社第三支社社长墨痕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