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支社陆千巧诗选

2019-03-13 14:45    作者:茂华    




*打麦
文/陆千巧

从南朝到北国
不同肤色的麦子站在一起
不同种族的百草搓成绳子
捆绑在一起 推进打谷场

齿轮每小时以数万记
混淆黑白
谁不曾了解
詹姆士.梅克尔的智慧
从祖辈到父辈
共同拥有一块麦地

吃饱了别想家 请张大嘴巴
吐出狭小无情的心脏

2019.2.29


*沉默的火种
文/陆千巧

星子跌落 满地消寂
众老者沉沉入睡
只有诗人还在忘我吟唱
忘记明晨的稻谷
还有多少在火堆中迸裂

父亲母亲融合土壤
曲水流觞 群贤毕至
点金之笔落入凡尘
隽了一界石头
留下一个襁褓 升起火堆

十个麦田 十个老者
十个方向 十个窟窿
火是周旋于人类
唯一不能断裂的脐带!

诗人继续吟唱
饥渴的口中发出嘶鸣
没有歌颂麦子   
没有歌颂水稻
只有伸出烤得通红的双手和浓密的胡茬
看呀!他堵住了十个窟窿!

没有饥饿的干扰
老人们愈发睡得沉静
诗人的悲悯穿过流星的匝道
上达最高天听
沉默的火堆 沉默的一张大嘴
黑黑的牙齿没有透露一丝风声

满地的火种为流星做了陪葬
诗人像一轮皓月贴在天空
要把光筛洗干净 
要把麦子煮熟
要把火堆簇拥到最热
火是这黑暗中唯一的干净

2019.3.12


落魄的桃花
文/陆千巧

1
是谁让你殷红了血
挂满整个肚兜
把三月 染得失魂落魄

2
项美静把你扔进了江湖
你便以身相许
做她一辈子的情人

3
若可 请随我去天涯
把落花流水无意
写成恒久不变的爱情

4
不做宜室宜家的傀儡吧
用你的魂魄
成全石头与绛草的一段凄美爱恋

5
你这短命的鬼呦!
只要一夜暴富
就意味着流水冰冷的无情

6
怕不是你有选择
非逐水而不息
硬把惆怅 归咎于大海

7
若你再红那么一点点
便会招揽蜂蝶
如雨 如针 如风过长汀

8
孟婆的碗里
嫣红了一朵并蒂
只需轻拈 便会遗落人间

2019.3.9 20.04

*三月蝴蝶
文/陆千巧

桃花急急 桃花急急
蝴蝶如雨如针 如解意

溪水悠悠 溪水悠悠
载走英梦载不走蝶休

2019.3.9


*花园
文/陆千巧

青山前有一条河
乌篷船上长出河家女
眉眼青涩
脸上带着粉红色的笑容

野花生在手掌中
月光干净 日光干净
竹影在回廊前娑婆
廊顶挂着中国红灯笼

柳林边的长椅
一对情侣面色绯红
十指紧扣 不言不语

2019.2.28


*邀月
文/陆千巧

来 来  来!我请你。

可不可以 给我十个影子
让我上天入地都不寂寞
让我欺师灭祖   
狂悖到极致也不孤单
让我忘记祖宗忘记礼教忘记孔子
只剩下眼前的酒杯

和二锅头以及草原上
像野马一样的烈酒

兰花指  满斟杯
头轻仰  一口闷

你可知我胸口的灼热?
在这冷冽的包围圈中
我以酒突围
像一个没有方向的陀螺

请给我十个方位十个影子
让我在无法预知春天的冬夜里
有形可遁

你下来!我请你

2018.12.9   


*沉默的火种
文/陆千巧

星子跌落 满地消寂
众老者沉沉入睡
只有诗人还在忘我吟唱
忘记明晨的稻谷
还有多少在火堆中迸裂

父亲母亲融合土壤
曲水流觞 群贤毕至
点金之笔落入凡尘
隽了一界石头
留下一个襁褓 升起火堆

十个麦田 十个老者
十个方向 十个窟窿
火是周旋于人类
唯一不能断裂的脐带!

……诗人继续吟唱
饥渴中发出嘶鸣
没有歌颂麦子   
没有歌颂水稻
只有伸出烤得通红的双手和浓密的胡茬
看呀!他堵住了十个窟窿!

没有痛苦的干扰
老人们愈发睡得沉静
诗人的悲悯穿过流星匝道
上启最高天听
沉默的火堆 沉默的一张大嘴
黑黑的牙齿紧卧
没有一丝风声

满地火种为流星做了陪葬
诗人像一轮皓月贴在天空
要把光筛洗干净 
要把麦子煮熟
要把火堆簇到最热
火 是这黑暗唯一的干净

2019.3.13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