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N006】戴墨镜的阿Q诗歌五首

2019-03-06 18:20    作者:戴墨镜的阿Q    




HXN006】戴墨镜的阿Q诗歌五首

 

(1)青涩岁月

/戴墨镜的阿Q

 

往事一瘦再瘦,在风雨中

瘦的盘根错节

 

天一直很蓝

山还在哪儿站着

油菜花仍每年按时

 ——推起波浪

 

梦中的小女孩

已经长成美丽的蝴蝶

不会再因为高处的一颗酸杏

去抬头,央求哥哥

 

粗糙的树,在季节里

仍努力的花一次,果一次

 

身后是十亩绿油油的麦地

在四月,绿得没有主题

 

(2) 乡愁,是一种病

 /戴墨镜的阿Q

 

中毒已深

是生活下的黑手

 

每次远行,毒性就会发作

噬咬住孤独的内心

唯取思念缓解日趋剧烈的疼痛

把一杯杯寻醉的酒,当成药引

 

其实,思念本身就是一种病

通常在夜半,如一团火

灼煎的人坐卧不宁

 

破洞的棉瓦房会施舍一点星光

让人有了新的希望

夜以继日,奔赴在回家的路上

 

家有良田三亩,一眼热炕

铁锅里飘升的是游子梦中才能闻到的饭香

唯有它,才是家的味道,幸福的感觉

 

这是父母开出的祖传偏方

一串絮叨,就理清了所有病因

两碗手擀面,就止住了所有疼痛

 

父母在,人生尝有去处

父母逝,人生只剩归途

 

如今的我

紧捏着一张单程车票

等待通往天堂的无轨列车

久病缠身,却无药可救

忍着疼痛走在这日渐苍茫的人生旅途

 

(3) 潜规则

/戴墨镜的阿Q

 

没有注意到,多出了几道皱纹

这没什么,补一点水就好了,仍然是春光满面

 

没有注意到,多出了一根白发

这没什么,拔掉就好了,仍然是青丝满头

 

没有注意到,父母有一天说: 老了,干不动了

这没什么,干不动不干就好了,安享晚年

 

更没注意到,父母有一天说走就走了

什么也没说,就放下了让他劳累一生的人间

 

没有注意到,眼前一片苍茫

望不到头的黑正噬食着白天,我正在不知输赢的棋局里 ,行如走卒

 

真羡慕再也回不去的身后,前赴后继的人类啊

常常是处在败局之外,对在黑色里走丢的人盖棺定论,品头论足

 

(4) 乡村映像

/戴墨镜的阿Q

 

怀念劳苦一生的父辈们

 

老牛绷直前蹄

犄角如陡峭的冬天

眼看就要抵近黄昏了

黄昏

如一箕粗糙的桔草皮

摊铺开诱惑

去忽略纤绳的紧

一切都在用力,喷出响鼻和热汽

 

老犁仍然深深地撬进土里

翻开潮湿的苦涩

暮昏马上就来,炊烟在风里倾斜

雾霭却遮地三尺,而鞭子仍然在风中高高的举过头顶

 

 

(5) 归途

/戴墨镜的阿Q

 

诵经声声,自远方来,如风

远处的峰峦身着黑袍

为永恒的执着潜心修行

仁慈的夕阳为众山摩顶,此时

彩练如霞,经幡若云

草伏荒野,鸟栖树林

 

仍然有人,奔赴在苍茫的路上

默许孤独的脚步

天庭打出一颗颗星子,充当路标

第一颗叫什么,最后一颗叫启明星

 

尚有灯火,扑朔在千里之外,依有温暖

慈悲在思念之中

如一杯晃荡的酒

在夜里倾斜着醇香

灯光中,哪个坐姿端庄的女人

身明如镜

 

【凤凰诗人】廖路生,笔名戴墨镜的阿Q。系凤凰诗社西南诗社入驻诗人。中国诗歌网诗人,在一些诗社担任编审和诗评工作,有作品发表于《中国先锋文艺作家诗人》,《中国诗歌网》,《诗歌中国》等。诗观:贴近泥土,亲近泥土。用质朴,简单的语言写出生活中的真来。一个经常低头和自己的心说话的人。

6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